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叶神生快!!!!我的大本命!!!爱叶神!!

【澄羡】第一朵风信子(一)

原著向少年时期

这是一辆假车!大概是花吐症paro无解之题的一个后续?

 http://yeshenyebuxiu.lofter.com/post/1cb379d1_be1a4c2

 

“两间上房。”江澄和魏婴走进一家客栈。

 云梦周边的一个小镇据说有邪物作祟,总是有村民莫名其妙的失踪,由于地处云梦地界,便由江家着手处理,江枫眠想借此机会让江澄、魏婴二人历练历练,便派他二人带着一群同辈弟子前去。这小镇并不算太大,镇上只有两家旅店,一家装潢较好,地处镇中心,另一家较为偏僻,环境也是很好。但由于此地是交通要塞,镇中心这家客栈便没剩几个房间,少年们推来搡去,觉得还是江澄、魏婴住镇中心这家比较好,毕竟二人是江家未来的支柱,又受同辈弟子钦佩。然而魏婴却说:“这家客栈的房间刚好够六师弟你们几个人住,我和江澄去另一家住便可,另一家地处偏僻,如果遇事,我和江澄也方便处理。”

“嗯。”江澄也同意。虽说江澄是江家少主,却并不是骄纵的大少爷,该有的担当并不会推脱,未来家主的沉稳以隐约可见,其他人也不再推脱,江澄与魏婴二人便去了另一家客栈。

“哎呀,客官抱歉了,小店只剩一间上房了。”

江澄皱了皱眉,也不能说他不愿与魏婴住一间房,只是近日二人关系有些微妙,自从上次花吐症二人不小心亲到一起之后,江澄便觉得自己对魏婴的感觉不一样了,而魏婴也是,曾经常开的玩笑如今却会让二人陷入尴尬,比如那次在后山赏桃花,魏婴随口一句:“江大公子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便让江澄觉得像突然被针扎了一样,换做以前,江澄必然会怼回去,这种微妙的关系就像是夏末氤氲的水汽,令人心烦气躁,仿佛身体中有一股子邪火,又无从发泄。

“那就一间吧!”

“好嘞,客官您请这边来!”

魏婴见江澄似乎不太乐意,心下也打鼓,虽说他上次已经知道花吐症的缘由,可这东洋来的病,书上记载的也未必就是真的,他喜欢江澄,从很久以前便知道了,在后山对江澄的调侃其实只是忐忑的试探,虽然魏婴平日里行事不拘小节,可关乎感情,他也是小心翼翼,毕竟江澄还有江家少主这一重身份摆在那里。

“江澄,你就将就一下吧。”

“你住得,我就住不得么?我又不是多金贵,需要你来顾及我,一间房便一间房。”江澄不喜欢这种被魏婴迁就的感觉,就像自己没有魏婴懂事一样,其实,他倒情愿不乐意的人是魏婴,而自己来宽慰他。

“是是是,师妹,我们要同房了。”魏婴双眼一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眼睛弯成了两轮新月,嘴上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还是让江澄心口一震,一股酥麻之感便从心间涌上面颊,白皙的耳垂也顿时泛红。

感到一阵浓烈的香气袭来,江澄二人便瞥见一男一女你侬我侬地走上楼梯,那女子形容艳丽,一双桃花眼若有若无的瞟着,依偎在男人怀里,撒着娇。这一男一女上去之后,江澄也快速走至客房内,耳垂上红色未褪,被那女人身上的浓香一熏,更觉胸口闷热。

二人随意冲了凉之后便着着中衣睡了,江澄执意要睡外边,魏婴也随他,自己躺倒里面去。两人背对而卧虽没有靠在一起,但江澄却仿佛能感受到魏婴身上的热气,二人虽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但江澄却觉得有一条小蛇顺着他的脚踝缠绕着爬到他的大脑里,经由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像是被唤醒的幼虫一般,轻轻得挠着江澄的心。江澄便翻身面朝着魏婴的背影,二人年龄相距不大,魏婴还稍比他大几岁,虽是少年,也渐渐有了成熟男人的轮廓,已经健实的肩膀,并不瘦弱的脊背,贴身的中衣却在腰际塌陷下来,勾勒出纤细却不羸弱的腰身,江澄发现自己面对着魏婴更是难以入睡,便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感受到江澄的动静,魏婴忍不住唤道。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比江澄好多哪里去,在楼梯上他就注意到江澄泛红的耳垂,心便不安分地乱跳起来,像是揣了只兔子,江澄他……大概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江澄没有回复他,魏婴便转过身来,看见江澄身上与自己一样的边缘用银线绣着九瓣莲的中衣,便像受了蛊惑一般触碰到江澄的肩膀。

“嗯?”江澄疑惑地转过身来,两个少年顿时四目而对,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炸开,像焰火一般嗡鸣,也不知是谁先凑上去,待回过神来,二人已拥吻在一起。江澄翻身把魏婴压在身下,双手在魏婴身上摸索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唇齿相依,未有经验的二人鲁莽地吮吸舔舐着彼此的嘴唇,舌尖缠绕在一起,牙齿撕咬着唇间柔软的部分,像野兽一般,用最原始的交缠毫不遮掩自己的欲望。血腥味在二人唇间散开,水渍声在空气中弥漫,夏日夜晚的水汽更加浓重了些。

魏婴不满被江澄压在身下,双手环绕着江澄,身下一用力,便使二人位置颠倒,江澄仰着头掠夺着魏婴口中的津液,喘息一声声叠加,皮肤也冒出细密的汗水。

“我要在上面。”唇齿相依间隙,江澄哑着嗓子低语道,传到魏婴耳边,便如一只只躁动的蚂蚁一般令人心痒,魏婴身子一软,也没有反抗,便让江澄将自己压至身下,他感到江澄火热的身躯紧贴着自己,胡乱地扯着江澄的衣服,手也顺着江澄的脊背摸索着。还是不够。魏婴曲起双腿蹭动着江澄的双腿,捧着江澄的脸颊贪婪地汲取着江澄的气息,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出,感觉到已无法呼吸,两人才分开厮磨着的双唇。

江澄将双手撑在魏婴身侧,还带着激吻的余韵,细密地喘息着,就着微弱的月光凝视着魏婴,看不太清魏婴的表情,只能听见魏婴还未平息的喘息声,视觉的模糊让听觉和触觉更为敏感,江澄看着魏婴弥漫着水汽的眼睛,想象着魏婴动情时的表情,感觉一股电流顺着小腹传下去。

“江、江澄。”魏婴逐渐缓过神来,便看见江澄凝视着自己,微弱的月光下,江澄的眼却如墨色的宝石一般光亮,一双微微上挑的杏眼,仿佛融入了万千柔情。

“怎么?”江澄依旧看着魏婴,不知自己的目光流露着多少温柔。

“我知道花吐症的病因了。”魏婴朝江澄微微一笑。江澄不知他说这个干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花吐症的病因是你已有了心悦之人。”江澄刚想反驳自己压根就没有喜欢的姑娘,却被魏婴打断。“而你不敢与他告白,只能暗中喜欢,久而久之,相思成疾……”魏婴没有再说下去,江澄心中却咯噔一下,心悦之人,除了眼前的魏婴还能有谁呢?那日见他撇下自己和其他师兄弟去玩,心中的喜爱,单相思的苦楚便如山洪暴发,喉咙里便生出了第一只风信子。

“那药呢?那病怎么才好?”终于意识到自己心意的江澄迫切的问道。

“解决方案嘛,就是你心悦的那人恰好也心悦你,并且,两人要接吻。”魏婴笑得更开心了,想到那日一不小心的吻,便觉嘴里吃了蜜一般。

“就你会胡扯,哪有这么古怪的‘药’。”虽然嘴上反驳着,但江澄心下也乐开了话,毕竟,两情相悦这种事,谁不开心呢?已然无法压抑心中的感情,才停下的两人又翻滚到一起,江澄便开始扯开魏婴的衣裳。

TBC……

冠军之队!王者之师!

九然大狍狍:

我大兴欣——————

***************************

cp20会印a3黑白海报

暂时先限场贩(通贩看具体情况再定

印调投票走→兴欣十人账号卡a3黑白海报cp20场贩印调

【澄羡】桃花酿

【澄羡】桃花酿 
一把短小的刀,故事发生在魏婴死后第十年。刀里有糖。 

且说自乱葬岗一战后,江澄名声大振,恭维这位年轻却不失威望的家主的修士自然也不少。一日,一众修士云集云梦莲花坞商讨仙家事宜,有名门望族之士,也有想借此机会成为名门弟子的修士。江澄正路过莲花湖畔的园林,手里提着一个匣子,隐约听闻有人在说话,声音时虽模糊不清,大致内容还是可以知道。 
“我将来要是进了云梦江氏,肯定能有一番作为!”只听一人语调夸张的说道。江澄微微皱了皱眉,他最不喜欢听到这样的高谈阔论,似乎江澄一个人就打理不好莲花坞似的。 
“夷陵老祖?!那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修炼歪门邪道的人罢了!没死江家也轮不到他插手!” 
江澄刻意让悬挂在腰间的银铃响了响,来提醒那个狂妄之徒,那人口中却依旧蹦出让人浑身不舒服的话,音量还故意提高了。 
“什么夷陵老祖嘛,能有多厉害,还不是被三毒圣手给端了老巢?!江宗主年轻有为,胆识过人,定会选择厉害的得力助手!” 
江澄面无表情的走到那个人跟前,只见那人脸上谄媚的笑容堆在一起, 
“嘿…江宗主,我就说您岂是那个修鬼道的杂种能比的嘛!” 
“哼,”江澄冷笑,“跑到别人家里撒尿圈地,还真把自己当狗看。我江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插嘴了?” 
那人一听,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化,他身旁的同伴赶紧把他拉走。 
江澄收回脸上讥诮的表情,朝莲花坞深处走去。踏上莲花坞深处的一条船,打开手中的匣子,只见里面是一坛酒——去年初春酿的桃花酿,还有一个杯子。江澄将木塞拔出,就这坛子喝了一口,满脑都是意气风发少年时。 
那时,也是初春,莲花湖十里荷花还未绽放,莲花坞深处满山的桃花却如蝴蝶一样纷飞。魏婴拉着他来赏花,他觉得魏婴的身影要和满山的桃花融在一起,像画卷中的少年。 
“诶,江澄,这桃花酿出来的酒肯定好喝!白酒的浓烈和桃花的清香,想想就很过瘾啊!,我们搞回去酿酒吧!” 
“要酿你自己酿,我可没这闲工夫。” 
“我想想江家大公子一天到晚忙些什么呢?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哈哈哈” 
“还没有我看得上的。” 
“那你看我怎么样?”只见魏婴人面桃花,面上的笑容可像那还未酿成的桃花酿,浓烈又清新。 
“你要是个姑娘,保准嫁不出去。” 
“那我娶姑娘就好了,”魏婴脸上的几缕头发被风吹开,满是少年地意气风发,“我看师妹你就很不错啊!” 
“走了,回去了。”江澄起身要走,魏婴只得跟上。 
未曾料到几年后的日子里,再无此景,也再无此情。而莲花坞每年却会酿几坛桃花酿,也不知是为了谁。 
“魏婴啊……十年了。”江澄把酒到到杯子里,放在自己对面,仿佛那里坐着一位故人。“你看,我不需要你,一样可以把莲花坞打点好。什么左膀右臂,我江澄不需要……” 
江澄饮尽一坛酒,厅堂有门客打理,众人有门客招待,他且在此小醉。 
此日,恰是魏婴生辰。 

对不起我忍不住产粮了!不等高考完了!

江澄女票粉附议!永远维护澄澄!超级护短的女票粉!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江澄我的电我的光我唯一的神话。就是这么俗气


Mr.羡誉:



江澄女友粉附议




醉生梦死:







江澄亲妈粉附议








虾一只球:















免鉴定,江澄女友粉。
不支持任何丑化江澄的二次创作。
没错我就是说的你。












《囚生》repo
第一次收到无料,超级开心!
谢谢醉醉 @醉生梦死 !封面超好看,固定的绳子也超好看!
入澄羡坑就是看了醉醉的囚生,以前总是想着,到底哪里是澄羡通往BE的岔路口呢?是不是只要在那个岔路口选对了方向就可以通往HE呢?从羡羨重生那一世想着,如果把羡羨带回去的是澄妹的话是不是就可以HE了,然后又想到前一世,如果羡羨没死,如果没有血洗不夜天,甚至追溯到更久以前。醉醉的《囚生》就是这样逆转天命。澄妹把羡羨带回莲花坞,澄妹怎么舍得羡羨死去呢,澄妹那么重情的一个人。《囚生》把澄妹最温柔的一面体现出来了,虽然嘴坏,但是对自己在乎的人真的很温柔,极其护短的澄妹。要救自己心悦之人还要在别人面前做足样子,澄妹很不容易,不过更加感觉澄妹真的思虑周到。澄妹生气地在羡羨脸上写字,这种发泄愤怒的方式也太可爱了吧!在羡羨身上刺青也看出澄妹的的占有欲哈哈哈哈超喜欢这样的澄妹!
羡羨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后也超级好,总感觉羡羨和澄妹有些地方是想像的,比如我觉得羡羨也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所以他们心意相通之后真是超级甜!终于不捅刀了!澄妹告白那下也超可爱啊!坦诚的澄妹简直让人把持不住!他俩一起拜祠堂那里简直了我心愿!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羡羨凭什么带一个外人到江家祠堂还对澄妹动手啊,还好《囚生》里面把我这段记忆糊过去了哈哈哈哈澄羡拜父母什么的太和谐了!愉悦!
最后肉真好吃(「・ω・)「嘿!
给醉醉比心♡爱醉醉!爱澄羡!

【澄羡】记一次我师妹的伪娘经历|现代

OOC到天上去了!

害怕!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魔性,OOC,魔性,OOC,魔性,OOC

第一人称羡羨视觉


记一次我师妹的伪娘经历

我叫魏无羡,因为长的太帅所以加入了一个Cosplay社团,主要是学姐太热情了!我想总不能我一个人去吧,那我师妹江澄多寂寞呀,于是我拉着师妹的手【其实是强拽着,因为他总不肯跟我走】,把他带到学姐面前:“学姐学姐,你看他怎么样!可以吧!我师…我兄弟!”

大概是学姐看他虽然没有我帅但是长得也挺帅的就直接略过了他的黑脸。

“魏无羡你搞事情不要带我!”虽然师妹一脸别扭不愿意入社,但是把师兄一个人扔动漫社这怎么行呢?一点都不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于是我本着师妹傲娇哄哄就行的想法,对他说:

“江澄啊!晚吟啊!我很想跟你在一起啊!在同一个社团玩耍!而且你来cos社又不一定要出cos,你可以后勤嘛,就当帮我忙呗,反正你从小帮我到大的!”

“魏无羡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鬼他妈才要和你在一起!”听完师妹的话我才发现我的话好像有点歧义?不会惹恼他了吧,他也太敏感了!

“哎呀你别误会!我是说我们可以待在一起!……貌似这句话也很有歧义,哎呀总之就是那个意思!没别的意思!”

“呵呵,你要搞什么你自己搞去,别扯上我,我没兴趣。”

我怎么感觉师妹的脸更黑了!怎么办呀江澄不入社真是太浪费了!

“江澄啊~你看如果你不来的话每天放学还要等我,多麻烦呀,你一个人干等着又很无聊,不如入社,还有妹子呢!”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么?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我才不要妹子!”

“……woc你连妹子都不要!你不会弯了吧晚吟!”

“弯你大爷!”说完师妹头也不转地就走了……

拉师妹入社,失败。


本来约好一起拍正片的妹子一直都没有来,我妆都画好了,摄影什么的都在等,第一次出片,一定要师妹看着我有多帅,所以我硬拽着他来了,虽然他还是一脸不愿意,但是好像他从来没有拒绝过我什么。不过妹子一直不来真是尴尬。

什么?!【黑人问号脸??】妹子说家里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叫我自己拍着!这是什么事儿啊!我的片子怎么可以没有女主角?!看看旁边——一脸大胡子的摄影大叔,有点小胖的后勤,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师妹,哎呀还有漂亮学姐!

“学姐!不如你替那妹子吧!”

“我替??我连衣服都没有怎么替?”

“衣服?其实拍的就是日常啦!假发就在这里,衣服就是一件白衬衫啊!”

“白衬衫?”学姐的眼睛瞟到一旁的师妹身上——师妹穿着一件白衬衫,胸口解开了两颗扣子可能是遗传了虞夫人的原因,师妹皮肤比较白,一双眼睛也是杏眼,眼角微微上挑,这样看着还真有一番滋味。

“你……你不会想要他上吧……”我悄悄挪到学姐身边小声地问道,毕竟这种事情江澄会答应他就可能喝了假酒了……

“我看江澄挺好的呀!长得又好看,他不是你兄弟吗!你你没听过一句话??好兄弟就是,在你需要女人的时候,做你的女人!而且……桔子身高一米七八呀,江澄这身高代替她也高不了多少,不如你跟他商量商量呗!”尽管学姐一脸真诚的在帮我出主意,但是为什么我觉得她眼里闪过一丝我不懂的光?

到底要不要去和师妹商量呢??我往师妹那边看了看,正好师妹也朝我看了过来,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师妹女装的样子,我好像有点期待……

“江澄……”

“?”

“呃……你看桔子她来不了了,其他东西又齐全了,不拍多浪费啊!”

“嗯?”江澄有点奇怪的看着我,我觉得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那你打算怎么办?”

“那个……你能不能……”

“不能!”

“我话都没说完!”

“……你的意思难道不是要我来替她??”

“哎呀!江澄你怎么那么聪明啊!你那么聪明又那么好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对吧!以后我的肉都给你吃!我帮你做值日!我帮你洗衣服!我什么都帮你做!”

“你给我少惹事我就很开心了。”

“所以你是答应了?!”

“不。”

“江澄啊!我说真的!你就帮我这一次吧!”

“不行。”

“……”

“哎呀!你们拍不拍了!快点决定啊!”摄影大叔有点不耐烦?【桔子说:其实是助攻!】

“江澄你来吧!来来来学姐给你化妆!”

“不…”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羡羨准备这套片子准备好久了呢,他一直都想拍,文案什么的早就写好了,如果不能拍的话,他会很伤心的吧……”

“谁要管他。”

“唉……”

“算了吧,学姐,不拍就不拍了……”

“但是你准备了那么久……”

“算了……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

“真是的,你不拍早说嘛!害的我们等那么久!你这样还有谁接你的片哦?”摄影大叔说着已经开始收灯架了,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魏无羡!”

“啊?”

江澄朝学姐努了努下巴,“??”啊!江澄答应了!他一定是喝假酒了xxx

“等等!等等!我们拍,学姐你快给江澄撸妆!!!”

“好好好!江澄你先把发网戴一下!你会戴吗?”

“江澄我帮你戴!!”

江澄拿着发网走过来,我接过发网,

“你低一下头。”江澄很听话的低下头,我把发网套在他的脖子上,也许是学习太忙的缘故,江澄头发有点长,几乎要到脖子了,把发网从脖子往上把头发网住,噗!带发套的江澄果然很生动——秃子,努力忍住不笑出声。

“嗯。好了。可以化妆了。”

学姐让江澄坐着,江澄皮肤很好,底妆薄薄的打层隔离就挺白的了。化完妆之后江澄睁开眼睛,感觉内心有点波动,像风吹水面一样有点荡漾。即使还没戴上假发也觉得江澄真的很美。抬眼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妩媚,但是却是那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妩媚,大概是混杂这江澄本来的英气,有一股淡淡的疏离感,很符合角色的感觉。

戴上亚麻色的假发之后似乎更加女性化了一些,感觉后勤小胖都看呆了,不过——

我一把勾住江澄的脖子,“师妹你好美啊!”

江澄只是瞥了我一眼,好像懒得理我。

剧情就是两个妖艳贱货相爱相杀最后双双命丧黄泉这样的狗血剧情。

镜头一:江澄举着道具手枪对着镜头,眼神坚毅,想到了曾经运动会我跑3000米的时候,看见江澄在终点等着我,也是这种眼神,但是不同于那时的“我相信你”那种感觉,这一次更多的是必杀的决心。后勤在旁边跟着摄影口令甩这江澄的长发,像是站在高楼的楼顶上,风卷云啸的感觉。

镜头二:我反扣住江澄的手,把他压在墙上。身体紧贴这江澄,感觉热度从他身体上传过来我感觉有点热。我可以看见江澄的侧脸,特意点的泪痣让我有些心动,大概是江澄女装的缘故。

镜头三:江澄反制住我,扯着我的衣领,我们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嘴唇都要碰到一起了,我记得文案不是这样的啊……但是学姐在一旁指点着“再靠近一点!”江澄揪着我衣领的手又用力了些,本来江澄女装我应该底气十足,但是我莫名的想要退缩,“你…是不是靠得太近了?”

“学姐这样要求的。”

后面几个镜头大概也是这样的套路。最后一个镜头就是我们两个人躺在地上,拉着手,浑身溅满了血浆。

拍完收工之后,我叫住正要把假发摘下来的江澄:“江澄等等!来集张邮!”

我一只手勾住江澄的腰,另一只手捏住江澄的下巴,于是只能让江澄拿手机了,江澄下巴微扬,眼角的余光瞥这镜头。这个时候我就要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当天下午摄影大叔就把原片发了过来,我坐在电脑前把在书房学习的江澄喊了过来:“江澄我们来选片子!”

江澄被我压着的那张图里,江澄耳朵微红,眼睛微微眯着,像是掩饰这害羞一样。

“小妞来给爷笑一个~”忍不住伸手捏住站在我身后的江澄的下巴,果然手被江澄打掉了。

“要也是你给爷笑一个!”

“那我给你笑一个!”

和江澄互怼这有意思。


【澄羡】七夕贺文|七夕闲话

每一年的七夕,在云梦江氏修仙的女子们都会聚在一起,比一比女工,来庆祝乞巧。少女们各个身着华衣,言笑晏晏,一边做着女工一边和女伴们聊着,不时脸飞起两朵红晕。

这一个七巧节也不例外,少女们围着坐成了一个圈,像不肯露面裹着轻纱的曼妙女子一般,委婉地说着自己的心上人。

那边少年们聚在一起,嬉戏打闹,往嘴里扔着夏日新鲜清甜的莲子,目光却时不时地瞟向聚在一起的少女们,悄悄地望上一眼自己的心上人。

魏无羡扯着江澄的衣服,凑在江澄耳边,下巴朝那边的少女们抬了抬说道:“江大少爷有没有看上的啊~”

江澄仔细地往那边瞧了瞧,没有对上眼的,便转过来问魏无羡:“魏大公子呢?”

魏无羡抿一口杯中酒,故作风流地咧嘴一笑,摇了摇头:“都不及师姐好。”

江澄瞪魏无羡一眼:“你休想打师姐的主意。”

“你别那么较真嘛,师姐难道不是她们中最好的吗?莫不是你看上了谁?要比师姐还要好?”魏无羡冲着江澄挑了挑眉道。

“……滚蛋吧你!”江澄把头转得后脑勺对魏无羡,表示不想理他。

魏无羡见状玩心大气,双手搬着江澄的脸把江澄的头扭过来,笑道:“依我看啊!她们都不如师弟你好看~”

江澄也被他气乐了:“我再好看也没有魏公子你好看呀,看你这骚包的眼神,有何人能及?”

“哪里比得上师弟的桃花眼啊~眼睛一瞟,简直要开出桃花来~”说着魏无羡还比了个无比骚气的兰花指。

众人看到他们大师兄的兰花指加上那做作的表情,纷纷捂住腹部表示连晚饭都要呕了。

江澄一脸嫌弃地看着魏无羡:“魏无羡别说我认识你!”

“我们可是从小睡到大你居然说不认识我!!”

说完,魏无羡突然陷入沉默,大概是少年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无厘头的想法太多。众人又各乐各的去了,在江澄想要不要打魏无羡一拳看看他是不是灵魂出窍之时,魏无羡突然开口:“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江澄无言以对,但是在心里回想着这个问题,发现脑海里涌现的全是魏无羡,大概是……他在你身边,你却不敢跟他表明心意吧。江澄悄悄的瞟了魏无羡一眼。

“我想也许是这种感觉吧……”说着魏无羡把手伸向空中,五指张开,手心朝着弯弯的心月,像是要触碰月亮一般,“这样想要抓住,却又怯懦,害怕破坏原有的感情。”说完转头看向江澄,淡淡的月光印在魏无羡眼中。江澄想着,星辰河流也不过荟聚于此了吧。

“但是总有一天会忍不住想要抓住的。”江澄也注视着魏无羡说道。

【澄羡】无解之题|花吐paro一发完结

无解之题 
01
“江澄!射风筝去!”魏无羡一把夺走江澄手中的毛笔,冲着他嬉皮笑脸道。 
“不去,阿娘昨天刚刚说过…”话未说完,江澄便顺着魏无羡的目光朝门外看去,一群江家小弟子在门外头朝魏无羡招手,“大师兄!咱们射风筝去吧!” 
“走走走!”魏无羡大声应和一声,又瞥了江澄一眼,“你不去就算了,还没人去玩么?” 
“谁要和你玩儿?”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刚想提笔,才发现笔还在魏无羡手里,“笔拿来!” 
魏无羡把笔朝江澄一扔,便笑着跑出去与那一群弟子疯去了。 
江澄提笔,却发现自己心烦意乱无法凝神,眼睛忍不住往窗外瞟去,看见魏无羡一手执着长弓,一手执箭拉开个满月似的弧度,直直瞄准着天上飘得高高的风筝,周身满是年少意气风发,与太阳的余辉相印,沐浴在金光之下,手一松,箭如飞羽冲出,划破长空,直指最高的那只风筝。 
“好!” 
“大师兄果然厉害!” 
“诶诶诶,大师兄你也教一教我吧!” 
……小弟子们一片崇拜之声,“好出风头…”江澄嘟囔了一声,脑子里却满是魏无羡挽弓时候的身姿,以及他周身想夏日青草般生机蓬勃的气息。不得不承认,魏无羡天资确实过人,无论什么,都要高上江澄一筹,江澄努力也赶不上。但是江澄并不就此认输,反而更加努力,自己才不会输给那小子呢!不跟我玩儿就算了!想着江澄便放下笔,坐在榻上开始运功。可是不知怎么了,江澄越想越不舒服,心想,你就跟着他们玩么?多叫我一句会死么?亏我待你还和待他们不一样呢!索性两眼一闭,好一个眼不见为净。 
不知不觉竟然就这么睡了一晌,醒来时天色已暗,江澄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便清了清嗓子,却发现喉中有些异样,似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倒一杯水灌下,仍觉得异物感未去。江澄本就还在生着魏无羡的气,想他连晚饭也不来喊自己,他以前去山里野过头的时候哪次不是自己给他留着饭?心中一阵烦躁,捂着喉咙用力清了清嗓子,果然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出来,江澄吐出来一看,愣住了,竟是一朵紫色的小花,还带着淡淡的香味。真是见鬼了!江澄又一阵咳嗽,紫色的小花雨似的落下,落在他周身围了一圈,这是怎么了,江澄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也没找到这种怪症的有关信息,又觉得一个大男人吐出这般娇弱可爱的小花来甚是不好意思,便又憋着不想去找阿姐他们。把一壶水都灌了下去,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江澄便不在多想,解衣睡去。 
02
次日清晨,莲花湖荷叶上露水未晞,江澄便听见自己的房门砰砰作响,不用想也知道是魏无羡那家伙,不过那家伙几天居然那么早就起来了,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江澄江澄!” 
“……” 
“江澄!!给爷死出来!”魏无羡一边说着手上也不消停,似要把门卸了一般的拍着。 
“咳咳咳!”也许是一大早就被魏无羡气着,江澄又猛地一阵咳嗽,吐出好些花来。江澄连忙把这些花扫到床下,强压着喉咙间的不适,朝门外喊着:“大清早的喊魂呢你!干什么!” 
“就看看你呗~”魏无羡索性也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而入,便看见江澄坐在案前眉头紧皱,脸上还有一丝慌乱。 
“你有没有点礼数!”江澄抬眼瞪着魏无羡,手中暗暗握拳,压抑住咳嗽的冲动。 
“谁让你总不给我开门。”魏无羡耸耸肩,跳着走到江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干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来给爷笑一个~” 
“操,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江澄一把推开魏无羡,便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下魏无羡也惊呆了,自己只不过日常调戏师妹,今天怎么反应那么大?接着,他看见一朵朵紫色的小花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一股淡香也随之扑鼻而来,他没见过这种花,但是小巧的,非常可爱,在配上江澄一身紫色的江家校服,更觉自己这个嘴上厉害的师弟细眉杏目甚是好看。 
“看什么看!你眼睛有问题么?!”自己的怪症被撞破,好死不死还是魏无羡,江澄只觉血气上涌,脸上一阵热。 
“你怎么了啊?”魏无羡把身体伸到江澄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好奇与担心,显然,魏无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没事……”江澄被魏无羡盯得神色有些不自然,头往旁边偏了偏,更脸上温度升高。 
“不然我去找师姐来看看?”魏无羡思索着,他俩自己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让阿姐看看,阿姐平时多喜好烹饪,说不定知道这是啥。不过魏无羡也觉得烹饪跟这病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吐出来的是小花,这种女孩子的东西,而他们熟悉的女孩子就只有阿姐,所以阿姐也许知道。 
“不要告诉阿姐!”江澄连忙拉住魏无羡,只觉非常不好意思,又强扭着,“不是什么大问题!说不定明天就自己好了!” 
“可是…你这样真的不要找大夫吗?”魏无羡还是有点担心的,不是什么大问题固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出了什么事呢? 
“没事没事,你找师弟们玩儿去吧,别烦我!”江澄挥挥手示意魏无羡出去,魏无羡见江澄情绪不太好,心想着自己出去也行,顺便去书房查查有没有关于这怪病的记载,江澄又不愿求医,也就只有这办法了。 
03
魏无羡在书房里待了一天了,却也没有找到跟这种病有关的任何信息,但却找到了江澄吐的紫色的小花的相关信息。“怪不得我没见过呢…”魏无羡嘟囔着,“原来这花是泰西那边的啊…”风流如魏无羡,自然也是要看一看这来自异域的花的花语的,紫色的风信子,“得到我的爱,你一定会幸福;哀愁,嫉妒,忧郁的爱”“每一朵风信子都代表着重生的爱,忘掉过去的痛苦,重新开始”魏无羡想,这花语和江澄有什么联系吗?难道昭示这江澄未来的感情之路吗?这也太难过了点吧,想到这里魏无羡莫名的感觉有点心痛,随即又想,这些有的没的先放一边,还是江澄的病要紧,又去翻阅其他书籍。 
已经傍晚了,魏无羡依旧没有找到这种病的任何相关信息,看了看外面暗下来的天色,魏无羡想着,不知江澄怎么样了,有好些吗?看着江澄咳嗽,怪难受的。这样想着魏无羡就合上了书房的门,走到江澄房前,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魏无羡心中一惊,连忙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满地小巧的紫花,也许是紫色接近蓝色的缘故,也许是看了这花的花语的缘故,魏无羡感觉一股哀伤涌上心头,匆匆小跑过去轻轻地抚摸着江澄的背。 
“你…咳咳!”话刚到嘴边,江澄便觉得喉咙里又有东西堵着,紫色的小花便一股脑地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你来干嘛?”江澄捂着胸口,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似乎咳嗽得太厉害了,眼眶都有些泛红。 
“我给你倒杯水。”魏无羡没有回答江澄这无意义的话,看到江澄一脸病容,顿时心中一紧。把温热的茶水端到江澄面前,也没有叫江澄拿着,只是送到他嘴边,江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这魏无羡的手就喝了下去,温热的茶水似乎稍稍安抚了喉咙间躁动不安的小花,江澄终于觉得这口气顺畅了。 
“江澄,你还是找大夫看看吧。”魏无羡看着江澄,他真的很担心江澄啊,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生了这种怪病了呢? 
“不要。”江澄依旧拒绝,他觉得这样的咳嗽还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他不想让外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你怎么那么倔呢!你这样下去怎么办啊!”魏无羡有些生气,都这样了江澄还是不肯求医,虽然不是自己生病,但看到江澄难受的样子自己也很难受啊,他巴不得吐花咳嗽的是自己。 
“又不是你生病!你急什么!咳!!”江澄心急,觉得魏无羡根本不理解自己,便又咳嗽了起来。 
“你!!”魏无羡刚想发火,看到江澄这个样子,也就放弃了,又倒了一杯茶给江澄,便离开了,“算了,谁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完,魏无羡便出了江澄的房间,但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不管嘴上怎么说,他怎么会扔下江澄不管呢? 
04
魏无羡在书房里翻着,正心烦意乱,几声敲门声传来,魏无羡没好气的拉开门,江厌离手中提着一箱饭菜,一看是江厌离,魏无羡心中的烦闷也消散了一点,“师姐?” 
“阿羡啊,我看你们这个时候了还没有来吃饭,刚刚到找阿澄,他说不想吃,阿澄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呃……”看着江厌离关切的目光,魏无羡一时语塞,想起江澄再三叫他不要告诉江厌离,魏无羡便扯了个谎,“江澄那小子大概是天热上了暑气,阿姐你把饭放这吧,等下我给他送过去。” 
“嗯,阿羡也要好好吃哦,刚刚在你房里没找到你,路上见着六师弟,他说你在书房,阿羡真认真!” 
“只是一些杂书罢了,师姐吃好饭了么?”魏无羡心中挂念这江澄,此刻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怕菜凉就先给你们送来了。”江厌离笑了笑,满是温柔。 
“那师姐快去吃饭吧,我这就把饭给江澄送去。” 
“嗯。”江厌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魏无羡提着饭菜,边走边想着江澄的病到底该怎么办,江澄平时多让人省心的一个人,一般都是自己捅娄子江澄善后,怎么这下子就这般别扭呢?不就是吐个花吗?又想到以前江澄虽然嘴上从不留情,但是却从来没有对自己不好过,还总是在自己犯了错被虞夫人骂的时候护着自己,魏无羡心中总觉得非常烦闷,自己没办法为江澄做点什么。其实那天喊江澄就射风筝也是因为看着江澄日夜窝在房间里看书,怕他闷坏了,所以想叫他出去换换心情,结果自己还是没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把事情搞砸了。 
“唉……”魏无羡在心中叹了口气,敲了敲江澄的房间门:“江澄?”没有回应。 
江澄此时侧卧在床上也正烦着,方才阿姐来叫自己吃饭,强忍着才没有咳嗽,自己吐的花也越来越多了,丝毫不见好转,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病的人又被自己气走了,自己的怪病也迟早会被发现。但是如果是魏无羡的话,江澄想了想,也许他是唯一一个自己在他面前不用掩饰这个病的人。 
魏无羡小心的把门推开,怕江澄在睡觉吵醒了他,看到江澄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魏无羡把饭菜放下,走到床边,拍了拍江澄:“起来吃饭。” 
“你放着……咳!”又是一阵咳嗽,“你放着吧,我待会儿吃。” 
魏无羡不放心,便去拉江澄起来结果江澄不耐烦地奋力一甩,魏无羡重心不稳地压在江澄身上,正好这时候江澄转头瞪他,两个人的双唇便碰到了一起。一瞬间江澄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好像也能感受到魏无羡的心跳,一秒钟之后江澄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气都涌上两人碰着的双唇上,一把推开魏无羡,红着脸:“你!你干什么!” 
魏无羡看着脸红的江澄,一时也鬼迷心窍般地凑近江澄,按着他的后脑,吻了下去,轻轻地舔着江澄的双唇,吮吸这他的舌头。江澄一下把魏无羡掀翻,朝他怒吼着:“你有病啊!!你今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魏无羡也愣住了,自己怎么就亲了江澄呢?魏无羡用手肘撑着呆坐在地上,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江澄双唇柔软的滋味,直到江澄把他提起来,他才顿时回过神来,随口说了句“饭在桌上”,便逃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05
江澄看着桌面上的饭菜,一时也没了胃口,只好坐在桌前,心想魏无羡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又想,魏无羡这小子不会是在戏弄自己吧!于是一股愤怒便涌上心头,这小子要是敢戏弄自己就死定了! 
第二日清晨,江澄像往常一样早早得醒了,他下意识清了清嗓子,发现异物感消失了!为了确认江澄自己咳嗽了几声,发现没有花吐出来了,顿时心情大好,刚想跑去告诉魏无羡,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浮现在眼前,江澄本着找魏无羡算账,才不是怕魏无羡担心自己的心情小跑着到了魏无羡房前,一时间也没有多想,推开了魏无羡的房间门。 
魏无羡还在睡觉,因为昨晚的事,魏无羡翻来覆去一晚上没睡,直到太阳都微微升起了,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江澄看着魏无羡的睡颜,竟觉得睡着的魏无羡有些可爱,和平时那个猴子似的上窜下跳的魏无羡一点不像,可能是睡着的猴子看起来比较像个人吧。 
大概是被人一直盯着,魏无羡也醒过来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江澄的身影慢慢清晰,魏无羡一时慌了神,“你、你来干嘛?” 
没想到魏无羡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江澄气恼:“你说来干嘛?当然是来找你算账来了!竟敢吃本大爷的豆腐!你找打!” 
“就你这豆腐干样还吃你豆腐呢!我嫌你皮老!”习惯性的,魏无羡怼上江澄,感觉心里顿时敞亮了。 
“魏无羡你还嫌弃我??我还嫌你整日山里窜跟个猴子似的,亲我一嘴泥呢!” 
“那要不我给你吃回来?”魏无羡支着身子看着江澄。 
“要你!哼!”江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转过身去,懒得看魏无羡。 
魏无羡这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也是灵光一闪,扯住江澄的手臂,压抑不住心中的欣喜说道:“你不咳嗽啦!” 
“……”江澄表示不想理他。 
“奇怪啊,这个病,自己就好了……”见江澄不搭理自己,魏无羡便自己嘟囔着。 
06
一日,魏无羡闲来无事便在书房找些书看,竟被他发现了那种病的记载,原来那种病是东瀛那边传过来的,病因是因为暗恋一个人的感情太过浓烈??诶??魏无羡惊住了?!江澄竟有暗恋的人?这小子也不告诉自己,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看到治疗这病的方法:必须与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并接吻才可治愈,否则三个月后必死。江澄的病好了,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那江澄是和两情相悦之人接吻了?魏无羡想着,不对啊,江澄生病那几日明明没有出房门,他这么怕这病被人知道了去,怎么可能出房门,那他吻了谁了?魏无羡感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江澄吻了人家了? 
魏无羡不开心地离开了书房,路过厨房正好江厌离在煮东西,便进去找师姐,结果一眼看到放在桌上的食盒,魏无羡猛地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好像吻了江澄!难道江澄暗恋之人是自己??而且自己也喜欢江澄? 
“阿羡……”江厌离才看到魏无羡,招呼还没说出口,便见魏无羡慌慌张张得跑走了。 
魏无羡关紧自己的房门坐在地上,又回想起和江澄的点点滴滴,脸上一红,好像自己确实是喜欢江澄,不然怎么会因为误会江澄吻了别人而不开心,而那天晚上自己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江澄也是最好的证明。但是江澄呢?他也喜欢自己?恐怕他这辈子也不会说吧。 
魏无羡也没有打算告诉江澄这个,因为江澄是江家的独子,自己不能因为这个就独占江澄。 
就这样即使两情相悦也相互瞒着,江澄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魏无羡,默默地对魏无羡好,他不能告诉魏无羡自己对他的感情,因为他不仅仅是江澄,他还是江家未来的家主。 
07
唯一一句我喜欢你,是在夷陵老祖身死之后,江澄看着化为一片废墟的乱葬岗,抓着再也抓不住的那个人,眼泪夺眶而出:“爹娘都不在了,阿姐也不在了,现在你也不在了……魏无羡……我喜欢你。如果能够重来……”江澄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能重来了……”

【澄羡】无解之题01、02|花吐paro

无解之题
01
“江澄!射风筝去!”魏无羡一把夺走江澄手中的毛笔,冲着他嬉皮笑脸道。
“不去,阿娘昨天刚刚说过…”话未说完,江澄便顺着魏无羡的目光朝门外看去,一群江家小弟子在门外头朝魏无羡招手,“大师兄!咱们射风筝去吧!”
“走走走!”魏无羡大声应和一声,又瞥了江澄一眼,“你不去就算了,还没人去玩么?”
“谁要和你玩儿?”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刚想提笔,才发现笔还在魏无羡手里,“笔拿来!”
魏无羡把笔朝江澄一扔,便笑着跑出去与那一群弟子疯去了。
江澄提笔,却发现自己心烦意乱无法凝神,眼睛忍不住往窗外瞟去,看见魏无羡一手执着长弓,一手执箭拉开个满月似的弧度,直直瞄准着天上飘得高高的风筝,周身满是年少意气风发,与太阳的余辉相印,沐浴在金光之下,手一松,箭如飞羽冲出,划破长空,直指最高的那只风筝。
“好!”
“大师兄果然厉害!”
“诶诶诶,大师兄你也教一教我吧!”
……小弟子们一片崇拜之声,“好出风头…”江澄嘟囔了一声,脑子里却满是魏无羡挽弓时候的身姿,以及他周身想夏日青草般生机蓬勃的气息。不得不承认,魏无羡天资确实过人,无论什么,都要高上江澄一筹,江澄努力也赶不上。但是江澄并不就此认输,反而更加努力,自己才不会输给那小子呢!不跟我玩儿就算了!想着江澄便放下笔,坐在榻上开始运功。可是不知怎么了,江澄越想越不舒服,心想,你就跟着他们玩么?多叫我一句会死么?亏我待你还和待他们不一样呢!索性两眼一闭,好一个眼不见为净。
不知不觉竟然就这么睡了一晌,醒来时天色已暗,江澄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便清了清嗓子,却发现喉中有些异样,似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倒一杯水灌下,仍觉得异物感未去。江澄本就还在生着魏无羡的气,想他连晚饭也不来喊自己,他以前去山里野过头的时候哪次不是自己给他留着饭?心中一阵烦躁,捂着喉咙用力清了清嗓子,果然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出来,江澄吐出来一看,愣住了,竟是一朵紫色的小花,还带着淡淡的香味。真是见鬼了!江澄又一阵咳嗽,紫色的小花雨似的落下,落在他周身围了一圈,这是怎么了,江澄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也没找到这种怪症的有关信息,又觉得一个大男人吐出这般娇弱可爱的小花来甚是不好意思,便又憋着不想去找阿姐他们。把一壶水都灌了下去,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江澄便不在多想,解衣睡去。
02
次日清晨,莲花湖荷叶上露水未晞,江澄便听见自己的房门砰砰作响,不用想也知道是魏无羡那家伙,不过那家伙几天居然那么早就起来了,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江澄江澄!”
“……”
“江澄!!给爷死出来!”魏无羡一边说着手上也不消停,似要把门卸了一般的拍着。
“咳咳咳!”也许是一大早就被魏无羡气着,江澄又猛地一阵咳嗽,吐出好些花来。江澄连忙把这些花扫到床下,强压着喉咙间的不适,朝门外喊着:“大清早的喊魂呢你!干什么!”
“就看看你呗~”魏无羡索性也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而入,便看见江澄坐在案前眉头紧皱,脸上还有一丝慌乱。
“你有没有点礼数!”江澄抬眼瞪着魏无羡,手中暗暗握拳,压抑住咳嗽的冲动。
“谁让你总不给我开门。”魏无羡耸耸肩,跳着走到江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干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来给爷笑一个~”
“操,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江澄一把推开魏无羡,便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下魏无羡也惊呆了,自己只不过日常调戏师妹,今天怎么反应那么大?接着,他看见一朵朵紫色的小花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一股淡香也随之扑鼻而来,他没见过这种花,但是小巧的,非常可爱,在配上江澄一身紫色的江家校服,更觉自己这个嘴上厉害的师弟细眉杏目甚是好看。
“看什么看!你眼睛有问题么?!”自己的怪症被撞破,好死不死还是魏无羡,江澄只觉血气上涌,脸上一阵热。
“你怎么了啊?”魏无羡把身体伸到江澄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好奇与担心,显然,魏无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没事……”江澄被魏无羡盯得神色有些不自然,头往旁边偏了偏,更脸上温度升高。
“不然我去找师姐来看看?”魏无羡思索着,他俩自己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让阿姐看看,阿姐平时多喜好烹饪,说不定知道这是啥。不过魏无羡也觉得烹饪跟这病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吐出来的是小花,这种女孩子的东西,而他们熟悉的女孩子就只有阿姐,所以阿姐也许知道。
“不要告诉阿姐!”江澄连忙拉住魏无羡,只觉非常不好意思,又强扭着,“不是什么大问题!说不定明天就自己好了!”
“可是…你这样真的不要找大夫吗?”魏无羡还是有点担心的,不是什么大问题固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出了什么事呢?
“没事没事,你找师弟们玩儿去吧,别烦我!”江澄挥挥手示意魏无羡出去,魏无羡见江澄情绪不太好,心想着自己出去也行,顺便去书房查查有没有关于这怪病的记载,江澄又不愿求医,也就只有这办法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