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与澄书

(这完全是一个江宗主迷妹的迷之产物!手机一定要图qwq微博里太太的图)

    近来天渐炎热,日高意乏,昏昏欲睡,读书不能专。先生台前讲课,只觉声思愈远,正糊涂之间,不觉君颜浮现眼前,紫衣银纹,华而庄雅,腰间九瓣莲银铃,益清明之气。紫电伏于指间,灵力缠绕,威仪不可侵,君敛眉色厉,常人不敢近,然君眼间孤寂凄楚之意,能解又有几人?

    世人皆以君亡夷陵老祖而以君勇,仰君三毒圣手之威名,而乱葬岗大围剿之际,婴身死其御鬼反噬,君徒以眼见而无能为力,君诚以世人之言与婴相视如敌恨之入骨邪?

    余不知君与婴不睦如世言,只知君莲花坞见后如手足。余不知君恨婴入骨情义绝,只知君十三载陈情袖间藏。余不知君负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只知君不惧身死温狗蔽魏婴。

    楚天无情,善恶混淆如沙泥,奈何人有一,而无缘善终。婴行一世英雄大道,而见逼迫与世之所谓“正派人士”,终酿大祸,年轻身死,君亦何尝不是?而今婴尚有含光君护于左右,虽往者不可谏,而情尚有归处,悲痛时分尚能有他人作伴。然君自十余年来唯有金凌相与,凌尚年幼,能与君分担又有几数?

    余不忍见君佳节时分独立月下,落寞万分彻夜无眠,此番景象每如利刃凿之入骨。余尝闻有惜君如余者言,君以父母长姊殒身之恨而存于世,然自金丹一事真相大白以来,君情无所归,无所寄托。余深知过往种种不可如云烟,而犹冀君可将其略放之一放。自君肩荷家族重任,未尝松懈,余所见之诚然难受,望抚慰君之苦楚,而不省何处落手,望为君分担难处,奈何相隔两界,只得独自抚膺。

    岁岁红莲开又合,日落微波神思漾。

    晚对长亭风凄紧,吟啸寒蝉更添霜。

    经年花间相对饮,今昔故曲凭谁唱?

    芴芒又是少年时,梦惊不觉泪沾裳。

    执手欲替君揾泪,劝君舒怀且莫惆。

    往昔逝水东流,祚稀微,意踯躅,罗衾不耐五更寒。

    此去云开日现,韶光淳漓,锦书有寄,北风无撼薄衫暖。

    

评论

热度(50)

  1. 羊驼羊驼爱晚吟的小桔子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