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共情

cp澄羡 澄羡 澄羡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写长就ooc 私设如山
没问题就可以开始看了

共情

(一)
“你们家宗主还真是忙呀…”魏无羡像是对着房门外守着的修士说着,又像是自言自语道。
他重生之后不久便被江澄认出了,也就只有江澄能够凭借着他对狗的反应认出他来,不愧是从小便熟知对方习性的师兄弟。那日江澄把他抓回客栈,讥讽了他几句,他也就习惯性回讽了江澄,但他没想到江澄居然对他放狗,儿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又涌上心头,魏无羡想着,江澄真是恨透了他。
还好江澄把狗唤回去了,魏无羡心中的恐惧才下去几分,但还是有些心悸,连江澄提着他的衣领把他带走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江澄冷冷的声音传到耳边,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会说吗?不是很有长进吗?”
魏无羡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江澄,只觉那张脸上满是嘲讽,便保持沉默。
“罢了,到了莲花坞,有的是时间让你开口。”
魏无羡心里有些惊讶,江澄竟然还会让他回莲花坞?不过随即一想,这哪里是“回”莲花坞,他也听过江澄曾经把修鬼道的人带回莲花坞百般拷问,难道江澄也要拷问他吗?不过江澄不是已经认定自己就是夷陵老祖了吗?一下子魏无羡也搞不清楚江澄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想把自己带回莲花坞慢慢折磨自己?
待到了莲花坞,江澄便把身边的人遣散了,揪着魏无羡一路走到江家祠堂,随即把门带上,偌大的祠堂里就只有江澄魏无羡两人,和上方案上一排的灵位,魏无羡握紧了拳头,灵位上的名字像一把利刃刺痛着他,仿佛提醒着他这一切都跟他有关,曾经的回忆也入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江枫眠温和的笑脸,虞紫鸢严厉的面容,还有…那张干净的温柔的面孔,曾经像太阳一样照耀着他的江厌离,连同少时的江澄一同浮现在眼前。魏无羡不自觉的缓缓跪下,曾经的日子虽然已经非常遥远,但是记忆却时刻鲜活着。
“你就在这里好好朝他们忏悔吧!”江澄的声音传入耳中,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情绪。忏悔么?魏无羡很迷茫,忏悔自己不该走偏门邪道?忏悔自己当年不该逞英雄?还是…忏悔自己当初不应该踏入江家?眼泪悄无声息的从眼眶中滑落。

江澄见到那人遇到狗时的反应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炸开了,脑子嗡嗡作响,他就知道魏无羡不会那么容易就消失了!他可是魏无羡啊!寻了十三年终于寻到了。江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执着于魏无羡,就像当初认定魏无羡没有死,即使眼睁睁看到魏无羡的身体在自己眼前被恶鬼分食,他还是无法相信魏无羡已经死了,那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好像所有情感都要离他而去。但是,现在魏无羡重新出现了,又怎么样呢?自己再一次杀了他吗?当初寻他便是想再一次杀了他吗?江澄也不知道。只想把他带回莲花坞,让他好好悔过。
江澄独自坐在房间里,神情阴鸷。直到敲门声传来,
“宗主,晚膳好了。”
江澄走到祠堂,魏无羡依旧跪着,头低垂着,看不见表情,江澄道,
“起来吧,别虚情假意了。”
魏无羡闻言抬头看向江澄,满脸泪容,竟有些憔悴?他抬膝站起来,却由于跪得太久一个不稳又跪了下去。
“哼,”江澄走过去提着他的手臂,“夷陵老祖竟这般没用,才跪了几个时臣?”其实江澄也知道这具身体不比以前魏无羡的身体,莫玄羽平时本就疏于修炼,身体自然也就不是那么结实。
江澄瞥了眼魏无羡,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他居然觉得眼前的人此刻有一丝脆弱,魏无羡初到江家是脆弱的样子便和眼前的人重合到一起,江澄没由来的感觉心里一揪,嘲讽之言便脱口而出。
带着魏无羡走到饭厅,江澄才松手
“别说我们江家不给你饭吃。日后再跟你算账。”

隔了好几日都不见江澄,被关在房间里不得出去,没有想象中的拷问与折磨,魏无羡甚至觉得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就好像以前把这里当做是家一样的感觉。他隐约觉得江澄好似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恨他,却又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那厢江澄也正烦躁着,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带他回来?自那天看到魏无羡的泪容之后,江澄便有了一股抵触情绪,不想再见到魏无羡,又或者说,不想再见到魏无羡的那个表情,看到那样的魏无羡,他总觉得事态会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就像…那年在岐山温家再次见到魏无羡时一样,情不自禁的想抱住他。那时候的欣喜,他无法抑制,这时候的心痛,他也无法抑制。
(二)
日常大大小小的事务让江澄忙不开身,那边又听闻一个小镇有邪祟作祟,据说邪门的很,有镇上村民白天还是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却醒不过来了,知道金凌也朝那边去了,自己也动身准备去看看。
“我要离开云梦几日,你给我好好呆着,别作妖!”江澄推开魏无羡的房门说道。
“你准备把我关这里一辈子吗?”魏无羡笑了笑,“看不出来堂堂三毒圣手还有这等癖好!”
“你少给我耍嘴皮子!”
“你就不怕我在你离开的这几日跑了?你当真以为我对付不了那几个修士吗?”
魏无羡隐约听闻那小镇上的事,自觉此事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想要跟去看看,便只能如此激江澄,江澄会如何反应,他也拿不准,若是以前江澄或许会把他带在身边,但时隔甚远,江澄性情会不会改变,他也不甚明白。
“你敢跑,我便打断你的腿!”说着扬起紫电便要抽下去。魏无羡也不躲,眼看鞭子就要落到身上,却在上一秒缠回了江澄手上,
“你要便跟去吧!”江澄刚才听到魏无羡还想跑时,只觉怒不可抑,又见那人竟不躲避紫电,大概没有想跑的意思,他倒要看看魏无羡想干嘛。

到了小镇外面,江澄并未感到有多少阴邪之气,周围反倒山清水秀,不似有有什么非常邪门之物,那么小镇连连死人又怎么解释呢?金凌也刚到,向他说明了一下自己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白天这小镇还是很正常的,但是到了晚上便开始不正常起来。有姑娘说自己夫君睡得好好的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脸上也是狰狞一片,冒着冷汗,怎么唤也唤不醒,等辰时到了,人便魂若游丝,最后便断气了。
入夜时分,江澄察觉到空气中有了一丝丝不一样的味道,却还是难以捉摸,他想着不管什么样的鬼怪,斩了去便是。他见魏无羡脸色凝重,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不可大意,这魔物大概是能入人梦境一类,在梦境中摧人心智,再吞噬人的魂魄。”
“再怎么样还是梦境。”江澄想着,最可怕的梦也不过当年云梦被灭,但是他怎会分辨不出是梦是实?而且照魏无羡这么一说,这魔物大概只能在梦中除去,在梦里与之抗衡。
夜深,江澄也就睡下了。迷糊之间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云梦,江厌离端着刚炖好的汤送到他面前,汤还泛着热气,莲藕的清甜扑鼻而来。
“阿姐…”江澄呐呐地喊到,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云端,周围的一切都软绵绵的,江厌离的笑,莲花坞温和的斜阳,潋潋的水光…
忽然画面一转,他置身一群神色嚣张的修士面前,各个皆着着炎阳烈焰袍,便知这梦境大体内容了,他看见了虞夫人,被温逐流一掌击退,江澄握紧了拳,心里隐隐抽痛着,他多想冲上去把温逐流杀了。
“阿娘!”江澄在心中哭喊着,但他深知此刻是梦境,如果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处境就会很危险,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疼痛。看着虞夫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江澄恨这样无能的自己,他摩挲着指间的紫电,
“出来!你有本事就给我出来!别耍这些没用的把戏!你以为我会被这区区梦境所骗吗?”
“不过是区区魔物罢了!”
这魔物似乎是少年心性,江澄顿时觉得脚下大地震动着,随即便两眼一黑,再睁眼时却是在乱葬岗之上,百鬼哭嚎,阴气环绕着乱葬岗,天空中雷电交加,狂风大作,吹得江澄衣襟飞扬,他看见层层白骨的顶端,那个黑色的身影,魏无羡手执陈情神色凝重,笛音化作一道道指令飞跃出来,但恶鬼却不受控制的朝魏无羡扑去,继而笛音越发急促尖锐,恶鬼们分分抱着头颅发出痛苦的哀嚎,但是一瞬间,像是挣脱了束缚一般,双眼突出,更加疯狂的朝魏无羡扑过去,魏无羡频频闪躲,奈何恶鬼之多,很快便被恶鬼淹没。江澄双手无力的垂在两侧,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一如当年只能眼睁睁看着魏无羡被恶鬼分食,这样的无奈化作一股愤怒,江澄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向地面,
“师弟…”透过恶鬼的缝隙,他看到魏无羡嘴唇轻启,神情间透着脆弱,仿佛希望他能够救他,江澄想朝他走去,脚上却似有千斤重,终只停在了原地。
直到听见陈情落地的声音,江澄想冲过去把陈情捡起,这是魏无羡最后留下的东西了吧…就像母亲留给他的紫电一样…江澄眼眶一红,泪水奔涌而出。
“捡回来又有什么用呢?”
身后传来一丝虚弱的声音,江澄猛地转过身去,魏无羡靠墙坐着,面色苍白,
“你!”
“我不是已经被恶鬼分食了吗?”魏无羡打断他的话,“江澄,你果真恨透了我,但是…以前的情分呢?”魏无羡抬头看向江澄,眼神中夹杂这失望与悲伤,“但是…你还能继续恨我吗?”
江澄不想看见魏无羡这样的表情,
“我不该恨你吗?!你落得这样的下场还不是你自找的!!”
“是吗?呵,我这样是拜谁所赐呢?”魏无羡无力的笑了笑,“来,你看看我是拜谁所赐。”说着魏无羡一把拉住江澄的手,
“你干什么?!”江澄怒道。
“感受到了么?我的灵力…”
“你少耍花样,你根本就没用灵力!”江澄心里一惊,心中那个最不想触碰的地方,仿佛被狠狠地冲击了一下。
“江澄啊江澄,当初你对我说的话,我就对你再说一遍吧!”魏无羡扯了扯嘴角,“我用了十成十的灵力。”
“不!你骗我!”江澄一把甩开他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里隐约出现的答案,江澄不敢去想。
“还要我继续说明吗江澄!你体内的这颗金丹是我的!不然你真以为被化丹手化去的金丹能回来吗?”
“不!你不是说抱山散人可以吗?!”江澄觉得自己脑中嗡嗡作响,
“抱山散人?我哪里知道什么抱山散人,你当时上的,不过是夷陵上的一座荒山罢了!”
“你闭嘴!!”江澄一鞭子打在魏无羡面前,似要和他分清距离。
“你打吧,反正我都死了。”
江澄无力的跪在地上,低着头,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靠着墙的魏无羡脸上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
(三)
“江澄!江澄!”等魏无羡察觉到异样时,江澄已是气若游丝,衣服被冷汗湿透,魏无羡心道不好,唤着江澄的名字,却不见床上的人有任何动静,要唤醒被梦魔困住之人,只能解开梦魔造的梦境,也就是解开困住被困之人的心结。可是该如何得知江澄为何而困呢?
共情。魏无羡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了,经历他所经历过的事情,经历他所困的梦境。但是魏无羡只对怨灵使用过共情,不知道江澄的灵愿不愿意与他共情,魏无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之试试吧。推门找到金凌,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让他作为监督者。
“舅舅不会有事吧?!”金凌看着躺在床上的江澄,紧张的望着魏无羡。
“不会的。”魏无羡揉了揉金凌的头发,金凌和年少的江澄有些像,魏无羡轻叹一口气,走到江澄身边,半跪在床边唤到,
“江澄,进来吧。”魏无羡感觉身形一晃,两眼一黑,便知此刻江澄的魂已到了自己身上。他缓缓的看过去,从儿时到少时,感觉到江澄身上背负的东西越来越重,虞夫人的期望,江澄自己的期望,还有总是比他前一步的自己,让江澄不得不硬这头皮前进着,也造就了他争强好胜的性格。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初到莲花坞时小江澄心中的欣喜,魏无羡想着,江澄这小子太不坦率了!明明心里开心偏要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小时候一起猎山鸡放风筝,魏无羡能感觉到江澄心中的喜悦。之后去云深不知处求学,他看见自己一身江家校服,对蓝忘机戏谑的脸,只觉自己那时真是太爱玩了,自以为风流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抽自己一下。
“忘机兄~忘机兄你别走嘛~”魏无羡觉得自己心中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正纳闷儿该怎么形容这等感觉,便反应过来,这是江澄所感,是一种是怒不怒又躁动的感觉,魏无羡心道,这小子想什么呢?
“现在才认错,晚了。他肯定和他叔父一样,觉得你邪透了,坏了胚子,不屑睬你。”
想着便听见江澄的嘲笑,嗯,自己对自己发出这种嘲讽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你以为谁都跟我一样愿意搭理你么?”魏无羡听见江澄心中所想倒是吓了一跳,江澄这是…喝醋了?

记忆又到了自己被蓝启仁罚抄《雅正集》禁足一个月那时,他感觉江澄心中更加不爽快了,莫不是因为自己要跟蓝忘机单独呆上一个月?哈哈哈哈哈哈师妹也太可爱了!又想到自己还让江澄围观自己作弄蓝忘机便觉自己真是作死。他感受到一股怒火在心头燃起,他想他要是江澄,也懒得理自己了。
玄武洞时自己被温家烙印烧伤,愤怒与心疼从这具身体里传来,
“魏无羡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焦虑,魏无羡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口徘徊。
江澄出去后便伺机回云梦,到了云梦便带人来寻洞口,魏无羡看见江澄从早寻到晚,也顾不得吃东西了,本来一身紫衣华服,也在山林里弄得满是尘土,但是江澄却像不知累似的找了一遍又一遍,
“魏无羡你一定要没事啊!”江澄咬牙,心中满是担忧。
“公子先吃些东西歇息会儿再找吧。”有门生看到江澄不吃也不喝,只是日夜不停的搜寻,便来劝一劝,毕竟还未过辟谷,食物还是很重要的。
“不需要!”江澄根本不顾他人的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找着那颗老榕树,想着魏无羡。
魏无羡一阵心疼,想到后来江澄说“我也是奔波数日,精疲力竭,一刻都没有休息过!”便更觉江澄虽然嘴上冷冰冰的,但是心里从来都是待他好的。
继而记忆便到了王灵娇在莲花坞撒泼,江澄替自己辩护,他看见自己被虞夫人一鞭子抽在地上,江澄一阵揪心的痛,像是抽在自己身上一般,泪水夺眶而出。

江枫眠和虞夫人殒命,那日,魏无羡和江澄都哭成了泪人,魏无羡感觉江澄的心在那一刻碎了,又听见自己的叮嘱,叫江澄不要回莲花坞去寻他们的尸体,于是便看到自己的身影远去。
江澄呆呆的坐在那里,耳边传来一阵喧闹,远远的便听见嚣张之言,江澄心中一紧,温狗追上来了。江澄连忙起身躲进街道里,小心翼翼的看着街道上的温家修士,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江澄的视线里,是自己!魏无羡认出那正是去买干粮的自己!正要装上巡逻的温家人了,江澄大喊,
“温狗!去死吧!”声音中似乎满是悲愤,温家人便转头朝这边跑来……
魏无羡不敢再看下去了,他一直以为是江澄为了找回父母的尸体,自己潜入莲花坞,可是,没有想到,江澄,是为了自己……魏无羡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失去了声音,脑子里只回荡着江澄为了引开温狗的怒喊。江澄,江澄……魏无羡默念着,我现在才知道,你…从来都没有打算放弃我……
后面的记忆在魏无羡混乱的情绪中也模糊了起来,只有无尽的伤痛,他的,江澄的,亲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最后只剩孤身一人,江澄又何尝不是呢?体会着江澄的感情,魏无羡才觉得以前的自己,所谓的无私,是多么的自私。
在江澄的梦境里,种种痛苦又重演了一遍,无休无止的折磨着江澄,以及最后那个被捏造出来的可恨的自己……原来,江澄爱他。
“叮铃铃…”清脆的铃铛声响起,魏无羡才从浸满悲伤的情绪中缓过神来,意识到还要唤醒江澄,便缓缓的回过神来。
“舅舅怎么样了!!”见魏无羡终于回过神来,金凌便立马问道。
金凌发现魏无羡神色有些疲惫,不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刚想开口,魏无羡便说,
“金凌,你先回屋去,我不会让江澄有事的。”
“我……”金凌虽想陪着江澄,但是自己也帮不上忙,魏无羡又这般开口了,便离去了。
“江澄……你醒过来罢”魏无羡轻抚着江澄的脸,“你比我更需要金丹……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魏无羡俯身抱着江澄,似乎这样声音便能传到江澄心中。
“江澄,我心悦你…一直心悦你,只是我可能比较迟钝,一直没有意识到…我想着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给我善后,虽然总是出言嘲讽,所以把你对我的好都当成了习惯……现在我才知道,习惯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就想是空气,没有了空气我便不能呼吸了……江澄,江澄……”
江澄还沉浸在金丹的悲痛中,隐约听见从心底传来一个声音,迷迷糊糊的,唤着自己的名字,仔细听着似乎是魏无羡,江澄迷茫,魏无羡不是就在自己眼前么?
“江澄,我心悦你!你再不醒来我就跑了!!!”
江澄听见那个声音大喊道,一瞬间反应过来,乱葬岗的魏无羡已经死了,真正的魏无羡已经被自己找回来了,带回了莲花坞!!江澄一下睁开眼睛,感到胸口闷闷的,一瞥眼发现魏无羡靠在自己胸前,一遍一遍说着,“江澄,我心悦你…”,顿时脸上一红,抬了抬手碰了碰身上那人,魏无羡感觉到动静,欣喜若狂的从江澄身上起来,按着江澄的肩,
“江澄你醒了!身体可有不适!”
“哼……”
魏无羡凑近看着江澄,眼睛里满是光亮,对着江澄一字一字的说道,
“江澄,我心悦你。”
“敢跑你就死定了,我打得你一辈子出不了江家!”
“你打我要我离开江家我也不离开了。”魏无羡朝江澄笑道。
-------------end
脑洞
金凌离开后魏无羡二话不说吻上了江澄,于是在公主(划掉)王子的爱之吻下,江美人终于醒了过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端午节快乐!!
这里的魔物借鉴一下渣反的梦魔w

评论(1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