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雨

【澄羡】现代paro

魏无羡走了。
江澄站在透明巨大的玻璃窗面前,外面的世界灰蒙蒙的,雨斜斜地打在玻璃窗上,留下一串细细的水珠。十三楼,地面的景物小得像一只只蚂蚁,匆匆爬过,在灰色的地面涌动,上一个这样的时刻,魏无羡站在雨中说,
“江澄,弃了我吧…这样对谁都好…”
江澄没有说话,只有眉间藏不住的怒意。恋人关系么?也不是什么海枯石烂天长地久,到头来都要散的。
魏无羡没有撑伞,细密的雨没有遮拦的落在他的身上,湿了头发,深了衣服上的墨色,冷冷的,也凉了江澄的心。雨顺着魏无羡的额头留下,江澄口中咸涩,不知是不是混入了魏无羡的眼泪。魏无羡转身,背对着江澄,一步一步离开。江澄感到脸上一阵湿热,结束了。这下就只剩自己了。
其实你可以不那么为江氏着想的,如果你像曾经那样用着不正经的调子让我帮你善后,我会心软的。
江澄张了张嘴,想叫住离去的人,声音终是被冲刷在了大雨里。
一抹鲜红撞进了江澄的视线,与周围的灰色格格不入。两个少年挤在一把鲜红的伞下,互相推搡着,江澄似乎听见了少年特有的爽朗的笑声,不用担心明天会发生什么,永远期待着美好的明天的少年。
那一年,江枫眠还在,虞紫鸢还在,江厌离还在,江澄还和魏无羡一起上着高中。晴空万里,像少年们的心境,充满着活力。但夏日的天气就像爱撒娇的小姑娘,刚才还阳光明媚,下一刻,太阳却不知去向,整个天际都阴沉了下来。感到一阵凉爽袭来,江澄转头望了望教室外面,随即又低头写着作业。教室后排传来嬉笑大闹的声音,想都不用想便知是魏无羡。
魏无羡上课本就不安生,不是与同座的聂怀桑打打闹闹,就是低着头看着架在双腿上的课外书,有时旁若无人地爆发出一阵笑声,江澄每每想冲过去封住他的嘴,但也只是想想。这节是自习课,魏无羡便更猖狂了。
又一阵凉风吹来,雨水开始从空中砸落下来,打在教室的窗户上发出闷响,江澄有些偏爱这大雨的味道,空气中都弥漫这新生的气息。
“糟糕!我没带伞!”魏无羡发出一声惊呼。
“诶?我也没带。上午还出太阳呢,怎么就下雨了呢?”聂怀桑扯开自己的书包翻了翻,没有雨伞。
“要淋雨回家咯!”魏无羡双手交叠地枕在后脑底下,一脸悠闲地靠着椅子,没有丝毫要淋雨的担忧,反而勾起一抹笑容。
下课铃打响,江澄背起背包站在走廊外面正要打伞,魏无羡吹着口哨走开,一把勾住江澄的肩膀,
“我就知道你会带伞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没好气的说:“姐姐每次叫你带伞你就是不带,你淋雨回去吧。”
“江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好歹我们也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睡过同一张床啊~你要弃我不顾吗?”魏无羡不要脸的贴着江澄耳边说道。
温热的气体喷在耳侧,倏地江澄感到血气涌到脸上,
“滚!谁跟你一张床,就你那狗窝似的床?”
“我才不是狗呢!”魏无羡挤到江澄伞下,揽着江澄的肩。江澄快步踏入雨中,似乎要甩掉身边的人,
“江澄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都淋到雨了!”
“淋了就淋了,与我何干?”江澄嘴上这样说着,却放慢了步调,一把伞遮挡不住两人,江澄右手撑着伞,右边便是魏无羡,仔细看便能发现,伞并不是在两人中央,江澄左边肩上湿了大半。
雨依旧下着,撑着红伞的少年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江澄缓缓闭上眼睛,魏无羡的气息似乎就在耳侧。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