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雨(二)|现代paro

【澄羡】雨(二)
现代paro微黑道
再一次见到魏无羡是在各帮派之间的聚会上,江澄依旧代表这云梦江氏,而魏无羡却不再坐在他的身边。等各帮派的头目都就坐了,魏无羡才迟迟到来,他身着酒红色衬衫,扣子随意的解开了几颗,锁骨隐约可见。黑色西装外套敞开着,透过外套可见他精瘦的腰身。跟在魏无羡身边的是一个眉目清秀的青年,看起来大概还在上大学,低眉顺眼的样子。然而在坐的人都知道,正是这个看起来温顺的青年,不知了结了他们多少弟兄的性命。但此时他们也只能压抑着怒火,强行对魏无羡和青年扯出一抹客套的笑意。
“抱歉,我们来晚了,路上有点事耽搁了。”魏无羡从容的拉开座椅就坐,带着笑容,却是丝毫没有歉意的样子。
“哼,不知礼数。”只听坐在对面江澄冷哼了一句,定定的看了魏无羡一眼,便转开视线。
“江宗主,好久不见啊。”魏无羡轻笑一声,昔日的恋人相见,似乎也没什么多余的语言。江澄一定还怨着自己吧,但是自己和他注定要分道扬镳,他要肩负起江家,而自己在夷陵安了家,要守护着那群并没有错的温家人。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江澄,也许下辈子,我们能够携手走到天荒地老,没有家族的牵绊,没有每日提心吊胆带着枪入眠的时光,只有我们两个,看荒草野花蔓延天边。
这种饭局无非就是明里谈笑风生,把酒言欢,暗里互相打探各家族势力,勾心斗角。魏无羡摆着那张无比客套的笑脸一杯一杯的喝下各个家主敬过来的酒,看着那一张张笑脸,都像面具似的,谁也看不透笑脸背后藏的是刀还是枪。
“敬夷陵老祖!以后我们在夷陵的生意还是要老祖多担待!大家好好想处!”
“好说好说!”魏无羡点头应答到,心里早已清明一片,不知再过几时他们就要把矛头指向自己了。
在一张张仿佛可以挤出油来的笑脸里,唯有江澄,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神色冷淡,似乎对这场饭局没有丝毫意思,他只是一人默默得喝着被指那个的的酒,待喝完又给自己满上,时不时瞥过对面笑的春风满面的魏无羡,与他视线对上时又匆匆转开。这无聊的饭局什么时候结束!
这么想着,便隐去了周遭各种虚假谄媚的声音,只听见窗外雷声嗡鸣,雨便稀稀落落的砸在玻璃窗上,虽然包间里开着冷气,但江澄还是感觉闷热之气像无孔不入的毒渗透进来。魏无羡就坐在他对面,他看着对面出神,也不知是看着魏无羡,还是魏无羡身后的玻璃窗。
饭局终于走到了终点,魏无羡收了收有些笑得僵硬的脸颊,神色一下就冷了下来,他见江澄依旧独自坐着,不知望着什么出身,迟疑了一会,便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江澄的肩,
“你…怎么回去?”魏无羡知道江澄喝了酒,而以前他身边尚有自己,两个人总有个照应,而如今江澄只孤身一人,突然间,魏无羡感到内心像是被人用力揪了一下。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江澄一开口,魏无羡便觉酒气扑面而来,也无奈,便说,
“我让温宁送你回去吧……”
“谁要领温狗的情!”江澄猛得抬头瞪着魏无羡,像是要把分开之后的怒火都发泄出来似的。
“你!”魏无羡虽然一时被江澄弄得也有些急火攻心,但却看见江澄发红的眼眶,大概是喝了酒又发怒的缘故,魏无羡把本是要反攻回去的话咽下,温声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便拉起江澄。
江澄大概有些醉了,也没有甩开魏无羡的手,跟着魏无羡走到了停车场。魏无羡示意温宁开车,温宁便先上了驾驶座。江澄紧挨着魏无羡坐在后排。
TBC
下章大概也许可能会有车!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