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无解之题01、02|花吐paro

无解之题
01
“江澄!射风筝去!”魏无羡一把夺走江澄手中的毛笔,冲着他嬉皮笑脸道。
“不去,阿娘昨天刚刚说过…”话未说完,江澄便顺着魏无羡的目光朝门外看去,一群江家小弟子在门外头朝魏无羡招手,“大师兄!咱们射风筝去吧!”
“走走走!”魏无羡大声应和一声,又瞥了江澄一眼,“你不去就算了,还没人去玩么?”
“谁要和你玩儿?”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刚想提笔,才发现笔还在魏无羡手里,“笔拿来!”
魏无羡把笔朝江澄一扔,便笑着跑出去与那一群弟子疯去了。
江澄提笔,却发现自己心烦意乱无法凝神,眼睛忍不住往窗外瞟去,看见魏无羡一手执着长弓,一手执箭拉开个满月似的弧度,直直瞄准着天上飘得高高的风筝,周身满是年少意气风发,与太阳的余辉相印,沐浴在金光之下,手一松,箭如飞羽冲出,划破长空,直指最高的那只风筝。
“好!”
“大师兄果然厉害!”
“诶诶诶,大师兄你也教一教我吧!”
……小弟子们一片崇拜之声,“好出风头…”江澄嘟囔了一声,脑子里却满是魏无羡挽弓时候的身姿,以及他周身想夏日青草般生机蓬勃的气息。不得不承认,魏无羡天资确实过人,无论什么,都要高上江澄一筹,江澄努力也赶不上。但是江澄并不就此认输,反而更加努力,自己才不会输给那小子呢!不跟我玩儿就算了!想着江澄便放下笔,坐在榻上开始运功。可是不知怎么了,江澄越想越不舒服,心想,你就跟着他们玩么?多叫我一句会死么?亏我待你还和待他们不一样呢!索性两眼一闭,好一个眼不见为净。
不知不觉竟然就这么睡了一晌,醒来时天色已暗,江澄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便清了清嗓子,却发现喉中有些异样,似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倒一杯水灌下,仍觉得异物感未去。江澄本就还在生着魏无羡的气,想他连晚饭也不来喊自己,他以前去山里野过头的时候哪次不是自己给他留着饭?心中一阵烦躁,捂着喉咙用力清了清嗓子,果然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出来,江澄吐出来一看,愣住了,竟是一朵紫色的小花,还带着淡淡的香味。真是见鬼了!江澄又一阵咳嗽,紫色的小花雨似的落下,落在他周身围了一圈,这是怎么了,江澄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也没找到这种怪症的有关信息,又觉得一个大男人吐出这般娇弱可爱的小花来甚是不好意思,便又憋着不想去找阿姐他们。把一壶水都灌了下去,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江澄便不在多想,解衣睡去。
02
次日清晨,莲花湖荷叶上露水未晞,江澄便听见自己的房门砰砰作响,不用想也知道是魏无羡那家伙,不过那家伙几天居然那么早就起来了,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江澄江澄!”
“……”
“江澄!!给爷死出来!”魏无羡一边说着手上也不消停,似要把门卸了一般的拍着。
“咳咳咳!”也许是一大早就被魏无羡气着,江澄又猛地一阵咳嗽,吐出好些花来。江澄连忙把这些花扫到床下,强压着喉咙间的不适,朝门外喊着:“大清早的喊魂呢你!干什么!”
“就看看你呗~”魏无羡索性也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而入,便看见江澄坐在案前眉头紧皱,脸上还有一丝慌乱。
“你有没有点礼数!”江澄抬眼瞪着魏无羡,手中暗暗握拳,压抑住咳嗽的冲动。
“谁让你总不给我开门。”魏无羡耸耸肩,跳着走到江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干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来给爷笑一个~”
“操,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江澄一把推开魏无羡,便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下魏无羡也惊呆了,自己只不过日常调戏师妹,今天怎么反应那么大?接着,他看见一朵朵紫色的小花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一股淡香也随之扑鼻而来,他没见过这种花,但是小巧的,非常可爱,在配上江澄一身紫色的江家校服,更觉自己这个嘴上厉害的师弟细眉杏目甚是好看。
“看什么看!你眼睛有问题么?!”自己的怪症被撞破,好死不死还是魏无羡,江澄只觉血气上涌,脸上一阵热。
“你怎么了啊?”魏无羡把身体伸到江澄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好奇与担心,显然,魏无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没事……”江澄被魏无羡盯得神色有些不自然,头往旁边偏了偏,更脸上温度升高。
“不然我去找师姐来看看?”魏无羡思索着,他俩自己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让阿姐看看,阿姐平时多喜好烹饪,说不定知道这是啥。不过魏无羡也觉得烹饪跟这病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吐出来的是小花,这种女孩子的东西,而他们熟悉的女孩子就只有阿姐,所以阿姐也许知道。
“不要告诉阿姐!”江澄连忙拉住魏无羡,只觉非常不好意思,又强扭着,“不是什么大问题!说不定明天就自己好了!”
“可是…你这样真的不要找大夫吗?”魏无羡还是有点担心的,不是什么大问题固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出了什么事呢?
“没事没事,你找师弟们玩儿去吧,别烦我!”江澄挥挥手示意魏无羡出去,魏无羡见江澄情绪不太好,心想着自己出去也行,顺便去书房查查有没有关于这怪病的记载,江澄又不愿求医,也就只有这办法了。
tbc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