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无解之题|花吐paro一发完结

无解之题 
01
“江澄!射风筝去!”魏无羡一把夺走江澄手中的毛笔,冲着他嬉皮笑脸道。 
“不去,阿娘昨天刚刚说过…”话未说完,江澄便顺着魏无羡的目光朝门外看去,一群江家小弟子在门外头朝魏无羡招手,“大师兄!咱们射风筝去吧!” 
“走走走!”魏无羡大声应和一声,又瞥了江澄一眼,“你不去就算了,还没人去玩么?” 
“谁要和你玩儿?”江澄瞪了魏无羡一眼,刚想提笔,才发现笔还在魏无羡手里,“笔拿来!” 
魏无羡把笔朝江澄一扔,便笑着跑出去与那一群弟子疯去了。 
江澄提笔,却发现自己心烦意乱无法凝神,眼睛忍不住往窗外瞟去,看见魏无羡一手执着长弓,一手执箭拉开个满月似的弧度,直直瞄准着天上飘得高高的风筝,周身满是年少意气风发,与太阳的余辉相印,沐浴在金光之下,手一松,箭如飞羽冲出,划破长空,直指最高的那只风筝。 
“好!” 
“大师兄果然厉害!” 
“诶诶诶,大师兄你也教一教我吧!” 
……小弟子们一片崇拜之声,“好出风头…”江澄嘟囔了一声,脑子里却满是魏无羡挽弓时候的身姿,以及他周身想夏日青草般生机蓬勃的气息。不得不承认,魏无羡天资确实过人,无论什么,都要高上江澄一筹,江澄努力也赶不上。但是江澄并不就此认输,反而更加努力,自己才不会输给那小子呢!不跟我玩儿就算了!想着江澄便放下笔,坐在榻上开始运功。可是不知怎么了,江澄越想越不舒服,心想,你就跟着他们玩么?多叫我一句会死么?亏我待你还和待他们不一样呢!索性两眼一闭,好一个眼不见为净。 
不知不觉竟然就这么睡了一晌,醒来时天色已暗,江澄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便清了清嗓子,却发现喉中有些异样,似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倒一杯水灌下,仍觉得异物感未去。江澄本就还在生着魏无羡的气,想他连晚饭也不来喊自己,他以前去山里野过头的时候哪次不是自己给他留着饭?心中一阵烦躁,捂着喉咙用力清了清嗓子,果然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出来,江澄吐出来一看,愣住了,竟是一朵紫色的小花,还带着淡淡的香味。真是见鬼了!江澄又一阵咳嗽,紫色的小花雨似的落下,落在他周身围了一圈,这是怎么了,江澄在脑子里搜索了个遍也没找到这种怪症的有关信息,又觉得一个大男人吐出这般娇弱可爱的小花来甚是不好意思,便又憋着不想去找阿姐他们。把一壶水都灌了下去,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江澄便不在多想,解衣睡去。 
02
次日清晨,莲花湖荷叶上露水未晞,江澄便听见自己的房门砰砰作响,不用想也知道是魏无羡那家伙,不过那家伙几天居然那么早就起来了,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 
“江澄江澄!” 
“……” 
“江澄!!给爷死出来!”魏无羡一边说着手上也不消停,似要把门卸了一般的拍着。 
“咳咳咳!”也许是一大早就被魏无羡气着,江澄又猛地一阵咳嗽,吐出好些花来。江澄连忙把这些花扫到床下,强压着喉咙间的不适,朝门外喊着:“大清早的喊魂呢你!干什么!” 
“就看看你呗~”魏无羡索性也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而入,便看见江澄坐在案前眉头紧皱,脸上还有一丝慌乱。 
“你有没有点礼数!”江澄抬眼瞪着魏无羡,手中暗暗握拳,压抑住咳嗽的冲动。 
“谁让你总不给我开门。”魏无羡耸耸肩,跳着走到江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干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来给爷笑一个~” 
“操,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江澄一把推开魏无羡,便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下魏无羡也惊呆了,自己只不过日常调戏师妹,今天怎么反应那么大?接着,他看见一朵朵紫色的小花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一股淡香也随之扑鼻而来,他没见过这种花,但是小巧的,非常可爱,在配上江澄一身紫色的江家校服,更觉自己这个嘴上厉害的师弟细眉杏目甚是好看。 
“看什么看!你眼睛有问题么?!”自己的怪症被撞破,好死不死还是魏无羡,江澄只觉血气上涌,脸上一阵热。 
“你怎么了啊?”魏无羡把身体伸到江澄面前,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好奇与担心,显然,魏无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 
“没事……”江澄被魏无羡盯得神色有些不自然,头往旁边偏了偏,更脸上温度升高。 
“不然我去找师姐来看看?”魏无羡思索着,他俩自己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让阿姐看看,阿姐平时多喜好烹饪,说不定知道这是啥。不过魏无羡也觉得烹饪跟这病也没什么关系,只因为吐出来的是小花,这种女孩子的东西,而他们熟悉的女孩子就只有阿姐,所以阿姐也许知道。 
“不要告诉阿姐!”江澄连忙拉住魏无羡,只觉非常不好意思,又强扭着,“不是什么大问题!说不定明天就自己好了!” 
“可是…你这样真的不要找大夫吗?”魏无羡还是有点担心的,不是什么大问题固然是最好的,但如果出了什么事呢? 
“没事没事,你找师弟们玩儿去吧,别烦我!”江澄挥挥手示意魏无羡出去,魏无羡见江澄情绪不太好,心想着自己出去也行,顺便去书房查查有没有关于这怪病的记载,江澄又不愿求医,也就只有这办法了。 
03
魏无羡在书房里待了一天了,却也没有找到跟这种病有关的任何信息,但却找到了江澄吐的紫色的小花的相关信息。“怪不得我没见过呢…”魏无羡嘟囔着,“原来这花是泰西那边的啊…”风流如魏无羡,自然也是要看一看这来自异域的花的花语的,紫色的风信子,“得到我的爱,你一定会幸福;哀愁,嫉妒,忧郁的爱”“每一朵风信子都代表着重生的爱,忘掉过去的痛苦,重新开始”魏无羡想,这花语和江澄有什么联系吗?难道昭示这江澄未来的感情之路吗?这也太难过了点吧,想到这里魏无羡莫名的感觉有点心痛,随即又想,这些有的没的先放一边,还是江澄的病要紧,又去翻阅其他书籍。 
已经傍晚了,魏无羡依旧没有找到这种病的任何相关信息,看了看外面暗下来的天色,魏无羡想着,不知江澄怎么样了,有好些吗?看着江澄咳嗽,怪难受的。这样想着魏无羡就合上了书房的门,走到江澄房前,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魏无羡心中一惊,连忙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满地小巧的紫花,也许是紫色接近蓝色的缘故,也许是看了这花的花语的缘故,魏无羡感觉一股哀伤涌上心头,匆匆小跑过去轻轻地抚摸着江澄的背。 
“你…咳咳!”话刚到嘴边,江澄便觉得喉咙里又有东西堵着,紫色的小花便一股脑地从江澄嘴里吐出来,“你来干嘛?”江澄捂着胸口,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似乎咳嗽得太厉害了,眼眶都有些泛红。 
“我给你倒杯水。”魏无羡没有回答江澄这无意义的话,看到江澄一脸病容,顿时心中一紧。把温热的茶水端到江澄面前,也没有叫江澄拿着,只是送到他嘴边,江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这魏无羡的手就喝了下去,温热的茶水似乎稍稍安抚了喉咙间躁动不安的小花,江澄终于觉得这口气顺畅了。 
“江澄,你还是找大夫看看吧。”魏无羡看着江澄,他真的很担心江澄啊,怎么好好的突然就生了这种怪病了呢? 
“不要。”江澄依旧拒绝,他觉得这样的咳嗽还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他不想让外人看到他这个样子。 
“你怎么那么倔呢!你这样下去怎么办啊!”魏无羡有些生气,都这样了江澄还是不肯求医,虽然不是自己生病,但看到江澄难受的样子自己也很难受啊,他巴不得吐花咳嗽的是自己。 
“又不是你生病!你急什么!咳!!”江澄心急,觉得魏无羡根本不理解自己,便又咳嗽了起来。 
“你!!”魏无羡刚想发火,看到江澄这个样子,也就放弃了,又倒了一杯茶给江澄,便离开了,“算了,谁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完,魏无羡便出了江澄的房间,但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不管嘴上怎么说,他怎么会扔下江澄不管呢? 
04
魏无羡在书房里翻着,正心烦意乱,几声敲门声传来,魏无羡没好气的拉开门,江厌离手中提着一箱饭菜,一看是江厌离,魏无羡心中的烦闷也消散了一点,“师姐?” 
“阿羡啊,我看你们这个时候了还没有来吃饭,刚刚到找阿澄,他说不想吃,阿澄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呃……”看着江厌离关切的目光,魏无羡一时语塞,想起江澄再三叫他不要告诉江厌离,魏无羡便扯了个谎,“江澄那小子大概是天热上了暑气,阿姐你把饭放这吧,等下我给他送过去。” 
“嗯,阿羡也要好好吃哦,刚刚在你房里没找到你,路上见着六师弟,他说你在书房,阿羡真认真!” 
“只是一些杂书罢了,师姐吃好饭了么?”魏无羡心中挂念这江澄,此刻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怕菜凉就先给你们送来了。”江厌离笑了笑,满是温柔。 
“那师姐快去吃饭吧,我这就把饭给江澄送去。” 
“嗯。”江厌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魏无羡提着饭菜,边走边想着江澄的病到底该怎么办,江澄平时多让人省心的一个人,一般都是自己捅娄子江澄善后,怎么这下子就这般别扭呢?不就是吐个花吗?又想到以前江澄虽然嘴上从不留情,但是却从来没有对自己不好过,还总是在自己犯了错被虞夫人骂的时候护着自己,魏无羡心中总觉得非常烦闷,自己没办法为江澄做点什么。其实那天喊江澄就射风筝也是因为看着江澄日夜窝在房间里看书,怕他闷坏了,所以想叫他出去换换心情,结果自己还是没克制住自己的脾气,把事情搞砸了。 
“唉……”魏无羡在心中叹了口气,敲了敲江澄的房间门:“江澄?”没有回应。 
江澄此时侧卧在床上也正烦着,方才阿姐来叫自己吃饭,强忍着才没有咳嗽,自己吐的花也越来越多了,丝毫不见好转,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病的人又被自己气走了,自己的怪病也迟早会被发现。但是如果是魏无羡的话,江澄想了想,也许他是唯一一个自己在他面前不用掩饰这个病的人。 
魏无羡小心的把门推开,怕江澄在睡觉吵醒了他,看到江澄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魏无羡把饭菜放下,走到床边,拍了拍江澄:“起来吃饭。” 
“你放着……咳!”又是一阵咳嗽,“你放着吧,我待会儿吃。” 
魏无羡不放心,便去拉江澄起来结果江澄不耐烦地奋力一甩,魏无羡重心不稳地压在江澄身上,正好这时候江澄转头瞪他,两个人的双唇便碰到了一起。一瞬间江澄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好像也能感受到魏无羡的心跳,一秒钟之后江澄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气都涌上两人碰着的双唇上,一把推开魏无羡,红着脸:“你!你干什么!” 
魏无羡看着脸红的江澄,一时也鬼迷心窍般地凑近江澄,按着他的后脑,吻了下去,轻轻地舔着江澄的双唇,吮吸这他的舌头。江澄一下把魏无羡掀翻,朝他怒吼着:“你有病啊!!你今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魏无羡也愣住了,自己怎么就亲了江澄呢?魏无羡用手肘撑着呆坐在地上,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江澄双唇柔软的滋味,直到江澄把他提起来,他才顿时回过神来,随口说了句“饭在桌上”,便逃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05
江澄看着桌面上的饭菜,一时也没了胃口,只好坐在桌前,心想魏无羡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又想,魏无羡这小子不会是在戏弄自己吧!于是一股愤怒便涌上心头,这小子要是敢戏弄自己就死定了! 
第二日清晨,江澄像往常一样早早得醒了,他下意识清了清嗓子,发现异物感消失了!为了确认江澄自己咳嗽了几声,发现没有花吐出来了,顿时心情大好,刚想跑去告诉魏无羡,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浮现在眼前,江澄本着找魏无羡算账,才不是怕魏无羡担心自己的心情小跑着到了魏无羡房前,一时间也没有多想,推开了魏无羡的房间门。 
魏无羡还在睡觉,因为昨晚的事,魏无羡翻来覆去一晚上没睡,直到太阳都微微升起了,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江澄看着魏无羡的睡颜,竟觉得睡着的魏无羡有些可爱,和平时那个猴子似的上窜下跳的魏无羡一点不像,可能是睡着的猴子看起来比较像个人吧。 
大概是被人一直盯着,魏无羡也醒过来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江澄的身影慢慢清晰,魏无羡一时慌了神,“你、你来干嘛?” 
没想到魏无羡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江澄气恼:“你说来干嘛?当然是来找你算账来了!竟敢吃本大爷的豆腐!你找打!” 
“就你这豆腐干样还吃你豆腐呢!我嫌你皮老!”习惯性的,魏无羡怼上江澄,感觉心里顿时敞亮了。 
“魏无羡你还嫌弃我??我还嫌你整日山里窜跟个猴子似的,亲我一嘴泥呢!” 
“那要不我给你吃回来?”魏无羡支着身子看着江澄。 
“要你!哼!”江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转过身去,懒得看魏无羡。 
魏无羡这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也是灵光一闪,扯住江澄的手臂,压抑不住心中的欣喜说道:“你不咳嗽啦!” 
“……”江澄表示不想理他。 
“奇怪啊,这个病,自己就好了……”见江澄不搭理自己,魏无羡便自己嘟囔着。 
06
一日,魏无羡闲来无事便在书房找些书看,竟被他发现了那种病的记载,原来那种病是东瀛那边传过来的,病因是因为暗恋一个人的感情太过浓烈??诶??魏无羡惊住了?!江澄竟有暗恋的人?这小子也不告诉自己,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看到治疗这病的方法:必须与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并接吻才可治愈,否则三个月后必死。江澄的病好了,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那江澄是和两情相悦之人接吻了?魏无羡想着,不对啊,江澄生病那几日明明没有出房门,他这么怕这病被人知道了去,怎么可能出房门,那他吻了谁了?魏无羡感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江澄吻了人家了? 
魏无羡不开心地离开了书房,路过厨房正好江厌离在煮东西,便进去找师姐,结果一眼看到放在桌上的食盒,魏无羡猛地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好像吻了江澄!难道江澄暗恋之人是自己??而且自己也喜欢江澄? 
“阿羡……”江厌离才看到魏无羡,招呼还没说出口,便见魏无羡慌慌张张得跑走了。 
魏无羡关紧自己的房门坐在地上,又回想起和江澄的点点滴滴,脸上一红,好像自己确实是喜欢江澄,不然怎么会因为误会江澄吻了别人而不开心,而那天晚上自己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江澄也是最好的证明。但是江澄呢?他也喜欢自己?恐怕他这辈子也不会说吧。 
魏无羡也没有打算告诉江澄这个,因为江澄是江家的独子,自己不能因为这个就独占江澄。 
就这样即使两情相悦也相互瞒着,江澄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守护着魏无羡,默默地对魏无羡好,他不能告诉魏无羡自己对他的感情,因为他不仅仅是江澄,他还是江家未来的家主。 
07
唯一一句我喜欢你,是在夷陵老祖身死之后,江澄看着化为一片废墟的乱葬岗,抓着再也抓不住的那个人,眼泪夺眶而出:“爹娘都不在了,阿姐也不在了,现在你也不在了……魏无羡……我喜欢你。如果能够重来……”江澄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能重来了……”

评论(1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