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桃花酿

【澄羡】桃花酿 
一把短小的刀,故事发生在魏婴死后第十年。刀里有糖。 

且说自乱葬岗一战后,江澄名声大振,恭维这位年轻却不失威望的家主的修士自然也不少。一日,一众修士云集云梦莲花坞商讨仙家事宜,有名门望族之士,也有想借此机会成为名门弟子的修士。江澄正路过莲花湖畔的园林,手里提着一个匣子,隐约听闻有人在说话,声音时虽模糊不清,大致内容还是可以知道。 
“我将来要是进了云梦江氏,肯定能有一番作为!”只听一人语调夸张的说道。江澄微微皱了皱眉,他最不喜欢听到这样的高谈阔论,似乎江澄一个人就打理不好莲花坞似的。 
“夷陵老祖?!那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修炼歪门邪道的人罢了!没死江家也轮不到他插手!” 
江澄刻意让悬挂在腰间的银铃响了响,来提醒那个狂妄之徒,那人口中却依旧蹦出让人浑身不舒服的话,音量还故意提高了。 
“什么夷陵老祖嘛,能有多厉害,还不是被三毒圣手给端了老巢?!江宗主年轻有为,胆识过人,定会选择厉害的得力助手!” 
江澄面无表情的走到那个人跟前,只见那人脸上谄媚的笑容堆在一起, 
“嘿…江宗主,我就说您岂是那个修鬼道的杂种能比的嘛!” 
“哼,”江澄冷笑,“跑到别人家里撒尿圈地,还真把自己当狗看。我江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插嘴了?” 
那人一听,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化,他身旁的同伴赶紧把他拉走。 
江澄收回脸上讥诮的表情,朝莲花坞深处走去。踏上莲花坞深处的一条船,打开手中的匣子,只见里面是一坛酒——去年初春酿的桃花酿,还有一个杯子。江澄将木塞拔出,就这坛子喝了一口,满脑都是意气风发少年时。 
那时,也是初春,莲花湖十里荷花还未绽放,莲花坞深处满山的桃花却如蝴蝶一样纷飞。魏婴拉着他来赏花,他觉得魏婴的身影要和满山的桃花融在一起,像画卷中的少年。 
“诶,江澄,这桃花酿出来的酒肯定好喝!白酒的浓烈和桃花的清香,想想就很过瘾啊!,我们搞回去酿酒吧!” 
“要酿你自己酿,我可没这闲工夫。” 
“我想想江家大公子一天到晚忙些什么呢?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哈哈哈” 
“还没有我看得上的。” 
“那你看我怎么样?”只见魏婴人面桃花,面上的笑容可像那还未酿成的桃花酿,浓烈又清新。 
“你要是个姑娘,保准嫁不出去。” 
“那我娶姑娘就好了,”魏婴脸上的几缕头发被风吹开,满是少年地意气风发,“我看师妹你就很不错啊!” 
“走了,回去了。”江澄起身要走,魏婴只得跟上。 
未曾料到几年后的日子里,再无此景,也再无此情。而莲花坞每年却会酿几坛桃花酿,也不知是为了谁。 
“魏婴啊……十年了。”江澄把酒到到杯子里,放在自己对面,仿佛那里坐着一位故人。“你看,我不需要你,一样可以把莲花坞打点好。什么左膀右臂,我江澄不需要……” 
江澄饮尽一坛酒,厅堂有门客打理,众人有门客招待,他且在此小醉。 
此日,恰是魏婴生辰。 

对不起我忍不住产粮了!不等高考完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