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第一朵风信子(一)

原著向少年时期

这是一辆假车!大概是花吐症paro无解之题的一个后续?

 http://yeshenyebuxiu.lofter.com/post/1cb379d1_be1a4c2

 

“两间上房。”江澄和魏婴走进一家客栈。

 云梦周边的一个小镇据说有邪物作祟,总是有村民莫名其妙的失踪,由于地处云梦地界,便由江家着手处理,江枫眠想借此机会让江澄、魏婴二人历练历练,便派他二人带着一群同辈弟子前去。这小镇并不算太大,镇上只有两家旅店,一家装潢较好,地处镇中心,另一家较为偏僻,环境也是很好。但由于此地是交通要塞,镇中心这家客栈便没剩几个房间,少年们推来搡去,觉得还是江澄、魏婴住镇中心这家比较好,毕竟二人是江家未来的支柱,又受同辈弟子钦佩。然而魏婴却说:“这家客栈的房间刚好够六师弟你们几个人住,我和江澄去另一家住便可,另一家地处偏僻,如果遇事,我和江澄也方便处理。”

“嗯。”江澄也同意。虽说江澄是江家少主,却并不是骄纵的大少爷,该有的担当并不会推脱,未来家主的沉稳以隐约可见,其他人也不再推脱,江澄与魏婴二人便去了另一家客栈。

“哎呀,客官抱歉了,小店只剩一间上房了。”

江澄皱了皱眉,也不能说他不愿与魏婴住一间房,只是近日二人关系有些微妙,自从上次花吐症二人不小心亲到一起之后,江澄便觉得自己对魏婴的感觉不一样了,而魏婴也是,曾经常开的玩笑如今却会让二人陷入尴尬,比如那次在后山赏桃花,魏婴随口一句:“江大公子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便让江澄觉得像突然被针扎了一样,换做以前,江澄必然会怼回去,这种微妙的关系就像是夏末氤氲的水汽,令人心烦气躁,仿佛身体中有一股子邪火,又无从发泄。

“那就一间吧!”

“好嘞,客官您请这边来!”

魏婴见江澄似乎不太乐意,心下也打鼓,虽说他上次已经知道花吐症的缘由,可这东洋来的病,书上记载的也未必就是真的,他喜欢江澄,从很久以前便知道了,在后山对江澄的调侃其实只是忐忑的试探,虽然魏婴平日里行事不拘小节,可关乎感情,他也是小心翼翼,毕竟江澄还有江家少主这一重身份摆在那里。

“江澄,你就将就一下吧。”

“你住得,我就住不得么?我又不是多金贵,需要你来顾及我,一间房便一间房。”江澄不喜欢这种被魏婴迁就的感觉,就像自己没有魏婴懂事一样,其实,他倒情愿不乐意的人是魏婴,而自己来宽慰他。

“是是是,师妹,我们要同房了。”魏婴双眼一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眼睛弯成了两轮新月,嘴上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还是让江澄心口一震,一股酥麻之感便从心间涌上面颊,白皙的耳垂也顿时泛红。

感到一阵浓烈的香气袭来,江澄二人便瞥见一男一女你侬我侬地走上楼梯,那女子形容艳丽,一双桃花眼若有若无的瞟着,依偎在男人怀里,撒着娇。这一男一女上去之后,江澄也快速走至客房内,耳垂上红色未褪,被那女人身上的浓香一熏,更觉胸口闷热。

二人随意冲了凉之后便着着中衣睡了,江澄执意要睡外边,魏婴也随他,自己躺倒里面去。两人背对而卧虽没有靠在一起,但江澄却仿佛能感受到魏婴身上的热气,二人虽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但江澄却觉得有一条小蛇顺着他的脚踝缠绕着爬到他的大脑里,经由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像是被唤醒的幼虫一般,轻轻得挠着江澄的心。江澄便翻身面朝着魏婴的背影,二人年龄相距不大,魏婴还稍比他大几岁,虽是少年,也渐渐有了成熟男人的轮廓,已经健实的肩膀,并不瘦弱的脊背,贴身的中衣却在腰际塌陷下来,勾勒出纤细却不羸弱的腰身,江澄发现自己面对着魏婴更是难以入睡,便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感受到江澄的动静,魏婴忍不住唤道。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比江澄好多哪里去,在楼梯上他就注意到江澄泛红的耳垂,心便不安分地乱跳起来,像是揣了只兔子,江澄他……大概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江澄没有回复他,魏婴便转过身来,看见江澄身上与自己一样的边缘用银线绣着九瓣莲的中衣,便像受了蛊惑一般触碰到江澄的肩膀。

“嗯?”江澄疑惑地转过身来,两个少年顿时四目而对,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炸开,像焰火一般嗡鸣,也不知是谁先凑上去,待回过神来,二人已拥吻在一起。江澄翻身把魏婴压在身下,双手在魏婴身上摸索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唇齿相依,未有经验的二人鲁莽地吮吸舔舐着彼此的嘴唇,舌尖缠绕在一起,牙齿撕咬着唇间柔软的部分,像野兽一般,用最原始的交缠毫不遮掩自己的欲望。血腥味在二人唇间散开,水渍声在空气中弥漫,夏日夜晚的水汽更加浓重了些。

魏婴不满被江澄压在身下,双手环绕着江澄,身下一用力,便使二人位置颠倒,江澄仰着头掠夺着魏婴口中的津液,喘息一声声叠加,皮肤也冒出细密的汗水。

“我要在上面。”唇齿相依间隙,江澄哑着嗓子低语道,传到魏婴耳边,便如一只只躁动的蚂蚁一般令人心痒,魏婴身子一软,也没有反抗,便让江澄将自己压至身下,他感到江澄火热的身躯紧贴着自己,胡乱地扯着江澄的衣服,手也顺着江澄的脊背摸索着。还是不够。魏婴曲起双腿蹭动着江澄的双腿,捧着江澄的脸颊贪婪地汲取着江澄的气息,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出,感觉到已无法呼吸,两人才分开厮磨着的双唇。

江澄将双手撑在魏婴身侧,还带着激吻的余韵,细密地喘息着,就着微弱的月光凝视着魏婴,看不太清魏婴的表情,只能听见魏婴还未平息的喘息声,视觉的模糊让听觉和触觉更为敏感,江澄看着魏婴弥漫着水汽的眼睛,想象着魏婴动情时的表情,感觉一股电流顺着小腹传下去。

“江、江澄。”魏婴逐渐缓过神来,便看见江澄凝视着自己,微弱的月光下,江澄的眼却如墨色的宝石一般光亮,一双微微上挑的杏眼,仿佛融入了万千柔情。

“怎么?”江澄依旧看着魏婴,不知自己的目光流露着多少温柔。

“我知道花吐症的病因了。”魏婴朝江澄微微一笑。江澄不知他说这个干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花吐症的病因是你已有了心悦之人。”江澄刚想反驳自己压根就没有喜欢的姑娘,却被魏婴打断。“而你不敢与他告白,只能暗中喜欢,久而久之,相思成疾……”魏婴没有再说下去,江澄心中却咯噔一下,心悦之人,除了眼前的魏婴还能有谁呢?那日见他撇下自己和其他师兄弟去玩,心中的喜爱,单相思的苦楚便如山洪暴发,喉咙里便生出了第一只风信子。

“那药呢?那病怎么才好?”终于意识到自己心意的江澄迫切的问道。

“解决方案嘛,就是你心悦的那人恰好也心悦你,并且,两人要接吻。”魏婴笑得更开心了,想到那日一不小心的吻,便觉嘴里吃了蜜一般。

“就你会胡扯,哪有这么古怪的‘药’。”虽然嘴上反驳着,但江澄心下也乐开了话,毕竟,两情相悦这种事,谁不开心呢?已然无法压抑心中的感情,才停下的两人又翻滚到一起,江澄便开始扯开魏婴的衣裳。

TBC……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