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晚吟的小桔子

江澄迷妹

【澄羡】理所当然

cp澄羡 来自2016全国卷一作文作业 对就是那个四格漫画的作文题
结尾有刀!有刀!
ooc属于我文笔渣多见谅
好的可以开始了!
理所当然

“娘…娘…魏婴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责骂他了。”
此刻魏无羡一身湿答答的,水顺着一摆滴落在地上,在月光下黑压压的一片。虽然是盛夏十分,莲花坞周围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莲塘,晚风一吹也未免有些凉意。魏无羡低着头站在虞紫鸢面前,小手攥着衣角,抿着嘴唇,生怕虞紫鸢生气,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让她生气了。一阵凉风吹来,魏无羡打了个冷颤,他旁边站着同样小小的江澄,江澄央求的看着虞紫鸢,袖子里面的小手抓着紧挨着的魏无羡的手,江澄悄悄的瞟了一眼魏无羡,发现在晚风下有些发抖,便握紧了他的手,
“娘……”
“哼,你替他求什么情?!早知如此为何还要私自下水?江澄你先回屋去!”
江澄依旧站在魏无羡旁边,低着头,虞紫鸢摸了摸指间的紫电,正要发怒,魏无羡一个喷嚏打断了虞紫鸢,毕竟还是小孩子,
“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待会在跟你算账!”说着瞪向魏无羡。
魏无羡抬起头,眼睛红彤彤的,转过头看看江澄,便要回屋,江澄也跟上去,
“我让你走了吗?!江澄你留下!”
“是…”江澄只得松开魏无羡的手,怯生生的望向虞紫鸢,
“你不是要护着他么?那你就在这跪着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起来!”
江澄攥紧了拳头,跪了下去。

一个时辰以前,黄昏时分,云梦的傍晚总是特别迷人,金色的余辉让荷塘染上了淡淡的金色,莲花中的莲蓬也显得更为饱满。
“江澄江澄我们摘个莲蓬吃吧!”魏无羡眼睛一闪一闪的,一张笑脸好似可以融化冰雪。
“不要,你要吃不会找厨房做去吗?”江澄看着离荷塘上的木廊有些距离的莲蓬说道。
“我才不想吃厨房的,我就想吃新鲜的!”自魏无羡来到江家也有一两个年头了,虽然还畏惧着虞紫鸢,还是时常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但是对于师姐和江澄,魏无羡早已把他们当成最好的家人和朋友,说话什么的自然也熟络无顾忌些。
“哼,我才不管你了,你要摘便摘吧,别等着掉了下去又惹娘生气!”
“不会不会!我手很长的!够的着!”
“……”
结果自然是魏无羡掉到荷塘里,又被江澄拉上来了。

等魏无羡换好衣服便发现江澄还没有回来,出去方才虞夫人训话的地方,发现江澄正独自跪在月光下,小小的一个人,魏无羡想到刚刚江澄抓着他的手替他求情,便感到一阵暖上心头,小跑这过去一言不发的跪在江澄旁边。
“你跪什么跪?还嫌被骂的不够吗?还不滚回去睡觉?!”
“师妹…对不起啦!”
“……”江澄转过去瞪着魏无羡,不理他。
“师弟……我不该不听你的话…”
“现在知道了?!摘莲蓬那会子想什么去了?”
“师弟……”你真好。

待到两人都成了少年,脾性倒是没怎么改变,依旧一个放荡不羁,一个面冷心热。
魏无羡每天带着江家一群小修士在山里跑上跑下,哪儿野兔山鸡多就去哪儿。江澄不一样,他是未来家主,虞紫鸢便管他管的严,江澄也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和魏无羡一起野。在山里玩的疯了,误了吃饭时间是常有的事,虽然可以在山里烤着野兔子吃,但吃多了难免无味。
一日魏无羡又误了饭点,虞紫鸢当然不会留饭给他,魏无羡只好摸着咕噜咕噜的肚子回到房间朝江澄抱怨着,
“好饿啊!江澄!我要饿死了!”
“谁让你自己不注意着时间,饿死你活该!”
“好师弟~你定给我留了饭菜吧~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挨饿的~”魏无羡整个人趴在江澄背上,双手环着江澄的脖子蹭来蹭去,江澄一脸嫌弃的扯开身上的句型挂件,心想,
“怎的就不饿死你呢?”
“你自己去厨房找找看还有没有点剩饭剩菜,别来烦我!”
“师弟你最好啦!”魏无羡朝江澄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眼睛弯成了月牙,便冲去厨房吃饭了。
“哼…”江澄难以察觉的扬了扬嘴角。

再到了云深不知处求学时,魏无羡便遇上了蓝忘机,以魏无羡这种见正经人就撩的性格,自然不会放过蓝忘机。
“啧…你可是有毛病?老是撩他做甚?!”魏无羡再一次撩完蓝忘机后江澄怒视着他,心里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情绪,就好像当年自己认为只和自己亲的小狗再别人怀里也可以很温顺时的感觉,但江澄只觉得魏无羡无事找事太无聊了,因此自己才会涌起怒火。
彩衣镇上,他看着魏无羡问蓝忘机要不要吃枇杷,蓝忘机拒绝之后魏无羡才把枇杷扔给自己,心想,难道我还比不上一个蓝忘机?你要先给他吃?不过江澄还是一把接住枇杷吃起来。魏无羡走过来凑近江澄,
“果然还是我的师弟可爱~”
“胡说什么呢!”心里却觉得这枇杷好似甜了些?

直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起,江澄想着,蓝二待你很好,不过你以前觉得他很不待见你,所以你更觉他对你好。
但是你曾经说过无数次的“师弟你真好”大概也成了习惯,所以都是理所当然似的。
当年你被困玄武门,我也找你找的很辛苦,我也很担心你。
你嘴上说着“师弟你真好”,可是你真的知道我对你好吗?

我觉得小时候的澄妹还是没那么傲娇的,慢慢的长大了,身上肩负的东西多了所以性格也没那么坦率了。

评论(16)

热度(44)